【虐餓7歲女案】首被告:次被告曾擅闖住所偷錢 令「仔女無得食」

7歲女童疑被母親疏忽照顧致嚴重營養不良,腦部嚴重受損,其父母更涉向醫護人員、社工等隱瞞女童的身體狀況,案件於高等法院續審,女童母今繼續自辯。女童母指,女童父曾擅闖其住所,盜去她與3名子女的生活費,令到「仔女無得食」,故她要偷竊飲料及糖仔予孩子「頂肚」。

其他報道:懲教署職員涉非禮強姦親女 控方:事主母親要求保密勿報警

本案首、次被告分別是女童的母親(42歲)和父親(52歲),二人被控共2項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罪,女童母親另被控一項疏忽照顧兒童罪。首被告指覆核綜援申請時,均由次被告提供資料、地址及與社工傾談細節。首被告稱二人對話節奏快、又夾雜英語,故不清楚對話內容,「我畀佢打怕咗,佢叫我做咩就做咩」。

首被告另提到,次被告某天突然擅闖她位於荃灣的住所,當時令她大吃一驚,並詢問為何次被告在她的住所。次被告當時表示:「我有呢度鎖鑰,係我屋企,我想嚟就嚟,走就走」。次被告及後離開,但首被告發現屋內7000多元不翼而飛。首被告指,該7000多元是她與3名子女的生活費及屋租,她懷疑金錢被次被告盜去。首被告指:「呢個時候好慘好慘,我仔女無得食,我個仔喊肚餓」。此時他更哽咽地道:「我無辦法,唔知畀咩啲仔女食」,故於2014年4月犯下盜竊罪,盜去飲品及糖果予孩子「頂肚」。

於2014年11月,首被告稱次被告因想念女童,故命令她從內地帶女童到港。首被告遂按他的指示,接女童到次被告於青衣的住所,當時亦把女童的證件及針卡交予次被告。女童來港後,次被告替她申請入學;首被告稱並沒有帶女童參與入學試。直至有天,次被告着首被告到幼稚園一巴士站,並令首被告帶女童入幼稚園。首被告當時詢問次被告,為何不直接將女童送入校園。次被告回應:「你呀,唔識嘢,要面㗎嘛,一個男人有手有腳,唔做嘢,靠綜援,畀人知道拎綜援,邊有面」。

首被告遂按指示送女童入幼稚園,但強調從未在校門看過校長或老師,首被告及後也偶爾接到次被告的來電,着她送女童到校。首被告稱,次被告於2015年1月再叫她接女童到校,二人在幼稚園附近的巴士站見面,次被告突然向她介紹其女友,又指:「我無叫你接嗰時,就係家姐或者女朋友接。」首被告形容,次被告的女友有化妝、塗唇膏、曲髮、中等身材、「氣質好好,好高貴」,而次被告的胞姐亦會打扮,但首被告又指,她從未電曲髮或化妝。

另外,首被告指,她曾收過一次學校打來的電話,有一位女性在電話裏稱,沒有人接女童放學,但已打過給次被告。次被告指其女友會接女童,首被告稱該名女子在電話內說:「唔知你係咪媽媽,雖然我唔知你係女童邊位,但你會唔會嚟接佢呀?」但首被告指因她要接幼子放學,終沒有去接女童。

其他報道:港鐵上訴得直 周諾恆站內示威改判罪成 官:後果難料 禁止合理

其他報道:仙人果計價「斤變錢」 藥房職員被判160小時社服令

其他報道:聖公會藉他人持股公司營運社企 稱風險管理策略 為實益擁有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