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看世界】駭人風化案屢禁不絕 印度蒙羞

駭人聽聞風化案屢禁不絕,使得昔日文明古國印度如今幾乎成了強姦的代名詞。該國北部小鎮卡圖阿(Kathua)一名8歲穆斯林女童1月初被一群印度教徒擄走輪姦和殺害一案是最新導火線,執政印度人民黨(BJP)官員4月主張以宗教理由釋放疑犯,引爆全國示威浪潮。總理莫迪受壓後終開腔稱事件令國家蒙羞,「我們的女兒將會迎來公義」。

自2012年轟動一時的巴士上女生遭姦殺案後,印度政府雖有加強刑罰及推出其他政策保障女性安全生活,惟進展緩慢,為人詬病。當地女性仍深受男尊女卑、種姓制度等傳統文化影響,性別不公根深柢固。為「印度女兒」尋公義,洗刷文明古國污名之路當下仍是漫漫。

明報國際組

性侵案猖獗部分成因

  1. 司法程序極緩慢

     

    法官人手及法醫設施等配套嚴重不足,全國每100萬人約有13名法官;發達國家的同類比例為50名法官

  2. 女警不足

     

    有研究指出,女性更願意向女警員舉報性罪行。但印度230萬名警員中婦女僅佔7%。再者,警隊中亦存在性別定型問題,前線巡邏仍由男警主導。警察與市民人數比例偏低仍成為治安隱患

  3. 社會歸咎受害者

     

    女性被性侵犯時,印度社會往往歸咎女性暴露「引人犯罪」。2016年旅遊部長就呼籲遊客勿穿短裙「以策安全」,惹來批評。《印度時報》上月亦報道,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出版的教科書亦教育兒童勿作「挑逗性」打扮

  4. 鼓勵受害人妥協

     

    強姦受害者常受到鄉村長老和宗族理事會鼓勵,與被告家人「妥協」並放棄指控、甚至與襲擊者結婚。這做法旨在維持家庭或社群之間的和平。

丈夫強迫性交 不算強姦

按印度現有法例,只要妻子年齡不低於15歲,丈夫強迫性交亦不會干犯強姦罪。2014年,聯合國人口基金聯同「女性議題國際研究中心」(ICRW)在印度7個邦(省)訪問了逾9200名男士,其中1/3人承認曾強迫妻子性交。今年「家庭健康全國調查」亦指出,年齡介乎15至49歲的女性,有83%表示曾遭現任或前任丈夫施以性暴力,最常見個案是強迫性交。

雖然社會呼籲修例的聲音日漲,但政府目前未有積極推動改革,當局去年曾回覆法院查詢,稱修例須極其謹慎,「以免動搖婚姻制度」。

 

議員同涉性罪行

《印度時報》去年報道,全國議員中33%人有犯案紀錄,其中51名議員曾被檢控涉干犯針對女性的罪行,其中4人涉強姦。

性別不平等3例 

  • 經濟參與 男女差異大

     

    世界經濟輪壇發布的《2017全球性別差異報告》,印度在144個國家中排第108位,尤以「經濟參與及機會」一項兩性差異最大,排第139位。相對該國男性只有12%擔任無薪工作,女性有多達66%做無薪工作,包括家務和照顧家庭成員等。「接觸教育機會」一項印度亦排112位。政治方面,國會議員中只有11.8%為女性。

  • 2100萬「多餘」女孩

     

    印度社會「重男輕女」的觀念根深柢固,今年1月公布的官方報告《經濟調查》指出,55%已育有一女的夫婦,為求有男丁繼後,會不停生育直至誕下男丁為止;調查推算,這現象導致2100萬不為家庭所重視的「多餘」女孩被誕下。報告作者Arvind Subramanian說,部分家庭甚至會以殺嬰、墮胎作「篩選」。

  • 嫁妝習俗 成男方苛索工具

     

    據印度習俗,情侶結婚時女方家屬須承擔嫁妝費,其中可包括購置家俬、住屋,甚或直接向男方支付禮金。為了索求更多利益,有丈夫更會以暴力威脅未婚妻。雖然印度1961年已立法禁止這種傳統,但落實情況一直為人詬病。按當局統計,2015年就有超過7600宗女性被殺個案與嫁妝有關。

(資料來源﹕BBC、印度政府網站數據)

種姓制度壓迫

印度的種姓制度早在公元前1000年就已出現於印度教文獻,該制度將社會人口大致分4個階級,按次序為婆羅門(祭司與教師)、剎帝利(士兵和統治者)、吠舍(商、農、工等)和首陀羅(奴隸)。不過,在這4個階級下還有「賤民(Dalit)」,被視為「不潔」的他們處於社會最底層,只可從事處理垃圾等工作,現時人口約2億,佔全國人口16%。

1947年印度脫離英國殖民後,種姓制度在法律上被廢除,禁止歧視不同種姓,但對當代印度人的生活仍影響深遠。

不少性罪行案件中,受害人均為低種姓甚或賤民階級的女性,犯案者則為高種姓者。學者指出,高種姓男子透過向低種姓女子施暴以展示權力,同時亦因司法部門往往較輕視低種姓者而不怕被檢控。在部分鄉郊地區,當賤民家庭被認為未有遵守種姓傳統,會被強暴和強迫裸體遊街以作懲罰。

印度女性有話說

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在新德里訪問了數名女性,了解她們對近日女童強姦案以至治安問題的看法。

  • 29歲大學教師﹕強調保護女性 家長主義

     

    「『保護女性』是一種非常家長主義和自以為是的態度」,29歲德里大學教師Akriti Kholi亦認為法律應保障女性權利,但高舉「保護文化」只是不斷告訴女性「這裏安全,你要留在這」、「不要做這個」。談及國家如何對待女性,Kholi認為印度正為性別議題努力,「與其他國家同樣」。

  • 60歲學校社工:處貧民窟才感安全

     

    「在這貧民窟中我才感到安全,至少我們認識對方」,60歲學校社工Kishwar Jahan說。她認為印度女性感到不安全是因為罪案增加很快,不少個案也沒獲聆訊處理,「特別在這政府管治下」。「在莫迪治下沒有人是安全的。」

  • 21歲傳理系學生:女性低一等 處處受限

     

    21歲傳理系學生Akriti Wadhwa稱,她在印度並不感到安全﹕「不一定是強姦,但這裏有太多性騷擾。那基本上是男性凝視,是某種暴力。」她表示當穿上短裙時,人們就會從頭到腳把自己打量一番。被問及男女地位時,她稱女性在許多方面都被視為次等,「當你起牀外出,又要被那些規條限制,我認為那些規條完全不平等」。

(資料來源﹕CNN)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