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文學院副院長再籲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 「日後有很多渠道還可以學好」

浸會大學學生年初因不滿學校的普通話豁免試評分機制,指欠透明及不能重考等問題,到語文中心抗議,引起廣泛關注。浸大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周一(14日)在facebook撰文,再次呼籲校方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羅指浸大以「有利就業」作為訂立有關要求的主要理據,與大學理念有衝突,而且學生畢業後仍有很多渠道可學好普通話,「上大學,是要學習大學殿堂才能提供的知識」。

其他報道:【短片】高鐵西九站實名購票可往18車站 車票印有部分身分證號碼及姓名

羅秉祥在文章開首表明,自己講普通話已超過40年,「從不抗拒普通話」,甚至連自己兩個孩子出世紙和身分證的英文名字,都使用普通話拼音,而不是廣東話。他又指浸大內有「強硬派人士」,認為年初學生「衝擊」語文中心,校方若讓步,學生將以同一手法爭取其他訴求。但羅認為該次事件後,學生「一直都坐下來與校方討論,作理性溝通」,若大學只因學生曾使用不當手法,就否定學生的合理訴求,「反映的只是一個威權統治的心態」。

羅秉祥表示,浸大一直以「有利就業」作訂立普通話畢業要求的主要理據,但這理據與走博雅教育路線的浸大理念有衝突。羅認為大學並非職業訓練所,博雅教育「可以包含培育一些畢業後實用的技能,但不應硬性規定為畢業要求」;要求學生必修普通話,是「挪用學術的學分,去教導與學術無關的實用口語」,學生畢業後仍有很多渠道可學好普通話,而「上大學,是要學習大學殿堂才能提供的知識」。

羅秉祥又指,學好普通話,在大部分情形下不能有利畢業生就業。他特別引述一名「港漂」(從內地來港留學及工作的人)表示,不少香港跨國商業及金融機構,大部分高級職位只留給在香港畢業的內地生,因為要在內地談生意,除語言外「更重要的是大家來自同一個社會文化」,故香港本地畢業生「普通話再好,也沒有競爭力」。羅並認為浸大因僱主不滿該校畢業生普通話水平,才引入相關畢業要求,但浸大一直無提供數據,證明增加有關要求後畢業生的普通話水平就有改善。

對於有人認為學好普通話是「愛國的表現」,羅秉祥直指這種看法「極度膚淺」,稱港澳均有不少「愛國愛港」或「愛國愛澳」的高官,「其普通話水平之低,不堪入耳,但無損他們的『愛國』及仕途」,顯示學好普通話的「政治理由」不成立。

羅秉祥表示,他同意香港大學生應學好普通話,但不是因為方便找工作或北上發展等「市儈的想法」,而是因為這種「有10億人口講的口語」,可方便港人與「比鄰而居」的人聊天,了解他們對國家社會的想法,同時亦可「跟他們解釋香港的可愛」,促進兩地思想文化交流,出於人文社會關懷而學好另一種口語,「這才是大學應有的理念之一」。

在文章末段,羅秉祥指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稱若普通話真的如此重要,浸大校長、副校長以至所有行政主管及教授,都應「以身作則」在一年內考獲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三級甲等或以上成績,「否則工資不能增加,不能續約,不能升級」,新聘人員入職前亦必須通過普通話考試,「否則不管多優秀傑出,都不予聘用」,「你們願意嗎?」

羅明言浸大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是最好選擇,退而求其次亦應先取消必修的3個普通話學分,然後設立「不太艱難刁鑽」的實用普通話測試,「普通話水平與澳門特首崔世安同樣程度的,才要接受一個沒有學分的『再教育』」。

浸大發言人表示,大學尊重校內社群言論自由,歡迎和聆聽不同意見。而大學教務議會已在2月一個會議上,通過成立兩個工作小組,分別檢討對畢業生溝通能力的期望,以及記錄畢業生普通話水平的途徑。

其他報道:亞洲物理奧林匹克比賽 全男班港生奪6獎

其他報道:美國科學家找出首個乳腺癌基因 奪邵逸夫生命科學與醫學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