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客探監公司東主與員工終極上訴得直 終院法官:對兩人被控串謀欺詐感驚訝

提供「代客探監」服務的公司東主及5名員工或義工,透過報稱是囚犯「朋友」到監獄探監,早前被裁定串謀欺詐懲教署罪成,其中4人上訴亦被駁回,公司東主及其中一名員工其後不服再提上訴。終院法官今日頒下判辭指,「朋友」定義除了囚犯認識的人外,亦應包括按囚犯及其親戚要求前往探訪的人士,裁定兩人上訴得直。終院法官更指出,本案中根本無證據顯示兩人涉及不誠實或串謀,直言對他們被控以串謀欺詐感驚訝。

其他報道:【虐餓7歲女案】女被告提事主時大哭 稱無法接受現實致車禍「撞凹頭」

上訴人為曙光用品公司東主溫皓竣及員工關巧用。根據控方案情,溫於2011至2012年安排同案被告,代客到荔枝角收押所探監服務,涉及31名被羈押囚犯。《監獄規則》第48條訂明,「除囚犯的親戚朋友外,任何人未獲特別授權,不得探訪囚犯」,而本案主要爭議是條例中「朋友」定義。

上訴庭早前裁決時提到,《監獄規則》立法原意,是要維護監獄內秩序及防止罪案,而法例容許囚犯親友探監,目的是令囚犯能與外界保持接觸,助他們更生及適應獄中生活,故「朋友」定義必定是囚犯的私人朋友,即他認識的人。

惟終院法官今日指出,將《監獄規則》立法原意與收緊「朋友」一詞定義混為一談,並不合邏輯;反而給予一個較廣闊定義,不會對囚犯秩序和紀律構成任何負面影響。終院法官更表示,上訴庭提及囚犯更生及適應獄中生活,混淆等候審訊人士及已被定罪囚犯的分別,前者在無罪推論原則下,根本毋須更生。

終院法官續道,「朋友」一詞在字典中有非常廣闊意思,由有親密關係的人至只見過一兩次的陌生人,亦屬朋友,有時更會用以形容一些非朋友關係,例如律師間所稱的學友(my learned friends),並不代表兩人間有確實的個人友誼。

終院法官又指,在現實中如何去視一個人為朋友,如Facebook朋友是否朋友、筆友是否朋友等,懲教署對此並無準則,懲教人員亦難以去審視探監者與囚犯與的關係有多親密,去介定他是否屬朋友。事實上,囚犯親戚或朋友可能會因生病、沒時間、不在港等原因不能親自探訪。例如囚犯的祖母因傷殘未能去監獄,如她託其朋友探監,該朋友可被視為囚犯的朋友,此演繹並沒違反《監獄規則》中的朋友定義。

終院法官因此裁定,除囚犯認識的人外,還包括按囚犯及其親戚要求前往探訪的人、透過探訪向囚犯提供精神及物質支援、囚犯願意會見的人。只要他們有合法探監目的,均屬朋友。而就本案情況而言,兩名上訴人已屬朋友範疇,故裁定他們上訴得直。

終院法官更在判辭末段提到,本案中串謀欺詐控罪,涉及不誠實與串謀兩項元素,但認為控方未有足夠證據證明。終院法官說,由於懲教署從無就「朋友」兩字定立準則,兩人可能由始至終均認為自己是以朋友身分去探訪,故無不誠實;而相關探監文件只能填「家人」或「朋友」,故兩人雖來自同一公司、同樣填以朋友身分,亦不足以指證他們是串謀,直言對他們被控以此罪行感驚訝。

其他報道:【石棺藏屍案】首被告:梁振英亦在懸紅名單 值百萬美元

其他報道:【DQ議員】行管會追梁國雄全數275萬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