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紗布封喉】醫學會副會長:聯署非施壓 二戰作例 稱總指揮任務失敗無懲罰 (09:58)

「紗布封喉」案主診醫生被醫委會裁定專業失當,停牌半年,數千醫生聯署表示憤怒,醫學會更計劃要求醫委會修訂裁決。醫學會副會長何仲平今早在商台節目稱,不是要向醫委會施壓,今次是「血的教訓」,惟首要非找誰人責任。他又擔心事件會令醫生「百上加斤」。

其他報道:【紗布封喉】醫護組織批醫委會不熟前線工作 裁決要求醫生承擔「超出工作範圍」責任

何仲平在節目上指出,每個同事都很關心今次事件,他們不是要與病人及家屬對立,而是想「搞清楚事情」。他形容今次是「血的教訓」,但「第一件事最重要不是找誰人責任,是系統上有什麼錯誤……這麼多年都再無(紗布封喉)事發生過啦」。

何仲平又說,醫生與護士是「伙伴」關係而非「從屬」。他舉例說「陸軍還陸軍,炮兵還炮兵,陸軍不懂開炮的嘛」。他表示,醫生訓練是「整體評估診斷」,可把事情轉交其他部門處理,惟前提是要「信任」,「(醫生)不可以樣樣都跟住,看看你(其他部門)有無錯。第一無時間,第二無這樣的專業,好多事比較上細節,醫生自己都不知道」。他強調「醫生是整體責任,但不可能這麼細節管理到每一個病人」。

他之後以第二次世界大戰作例,指當時盟軍攻打德國惟任務失敗,總指揮需要負責,但「無人叫他(總指揮)辭職」,「因為在這複雜情況,好多事會發生,我們都要理解,他要負責任,但懲罰應該是怎樣,是無懲罰的」。他認為「(紗布封喉)事情是發生了,是錯的,但問題是醫生當時實在不知;要負多少責任,是每個情況來講……其他團隊的事如果是你(醫生)能發現而不知,是責任;但如果是好難發現,或者根本預測不到的,責任不應在醫生」。

同場的西醫工會會長楊超發表示,醫生工作須信任另一個醫療輔助團隊,醫生沒有受訓專業處理、護理傷口,「都是給專業護士處理病人傷口」。問到是否認為不應比護士懲罰更重,他說沒想過這事情。

死者兒子王冰蕓則認為醫委會判決公正,亦認同醫療體制人手不足,惟他表示,不滿裁決可以上訴,「不是簽名,找好多人給壓力醫委會」,批評「不是好公平的做法」。

楊超發回應時稱「醫生最終責任是負責全港病人安全」,重申今次判決要醫生負責其他專業,「我們有些擔心」。他解釋說,醫生非常忙,「好多病人要處理」,而醫生、護士及其他輔助醫療人員是團隊,醫生負責病人安全,「放心給護理人員去做,(醫生)放心做其他工作幫到其他病人。判決後,(醫生)工作萬一要交給護士等,要日日跟着他(護士)有無錯……無可能幫全香港處理所有病人,包括公家及私家」,而且「每個人知識有限」,醫生難以處理所有其他輔助醫療工作。

何仲平則說,無意向醫委會施壓,「不是想討論(紗布封喉)這件事,是想釐清責任……希望大家冷靜,細心想想,解決這件事」。他又說,「醫生要做這麼多事,發覺原來除了(看病人)這樣,要照顧其他事……做到便做,做不到便要求多些人手,人手給不到,但都要負責這麼多,自己覺得無辦法,便離開這個體系囉」。

他直言擔心出現這情況,因公院本已人手不足,如果醫生有這麼多擔心、顧慮、責任,是「百上加斤」。

其他報道:【紗布封喉】西醫工會批醫委會裁決破壞專業醫療結構 護協:醫護角色互有關連

其他報道:【紗布封喉】醫生聯署表達不滿醫委會裁決 死者子:或不了解事故可能涉醫生寫錯指引

相關字詞﹕紗布封喉 醫委會 醫學會 西醫工會 何仲平 楊超發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