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權益 日日退步(文:曾志豪)

九巴解僱葉蔚琳等4個上月發起罷駛行動的九巴車長,理由是「當值時擅自停駛威脅乘客安全」。但罷駛後九巴曾派出3名代表和葉蔚琳會面,並指「氣氛融洽」。那個時候,九巴笑意盈盈,未露出獠牙。

當葉的「月薪車長大聯盟」準備註冊工會之際,九巴突然解僱,之前的「氣氛融洽」煙消雲散。在公眾和政黨介入下,又「暫緩解僱」恢復他們僱員身分,再突然變出一個覆檢上訴機制。

故意隱瞞員工可享有的上訴權益,被公眾逼迫才透露,企業的無恥冷酷可見一斑。九巴變臉的速度比車速更快。

解僱事件的焦點肯定是「工會身分」。九巴一直不肯承認葉蔚琳的「月薪車長大聯盟」是工會組織,解僱時也迴避「工業行動」的本質,只強調「違反紀律」。九巴希望把事件孤立成個別事件,不希望出現一個態度進取、不像現時兩個老牌認可的九巴工會,可以和資方私下「密斟」達成共識。

九巴罷駛事件,包括工聯會在內的工會,嘲諷葉為「白癡」,儼然是資方左右護法。這種工會,如何代表勞工?

林鄭開腔 不宜抱太大期望

韓國電影《軍艦島》,被囚禁強迫勞動的韓國工人,以為尹學哲是幫助工人的代表,但原來和日本資方暗通款曲,搞「維穩工運」。宋仲基一句對白尤為深刻:「為何島上的工人試圖罷工、逃跑每次都以失敗告終?只要任命一個能統治朝鮮人的領導者,利用他的話,就會形成這種統治。」這個分析,和九巴的工人命運,非常相似。

林鄭月娥開腔說九巴處理手法「有改善空間」,大家不宜抱有太大期望,很可能只是「緩兵之計」。因為政府一直偏重商界利益,不願替勞工爭取集體談判權,連曾經支持集體談判權的羅致光,也由議員變成局長後「打倒昨日的我」。工人的權益,還是日日退步。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