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港人兩次「移民潮」的比較(文:周永新) (09:00)

扯開移民的話題,還有不少要講的。近日報章和電子傳媒滿載外地的樓盤廣告,英國和加拿大的物業最多,香港樓盤不知哪裏去了。港人心中不禁疑問:移民外國的港人真的這麼多?但不信還得要信,如果港人對外國物業沒有需求,哪會有這麼多外國樓盤廣告?

回歸後最多港人移民的一年

《明報》7月5日的港聞,就着《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年,專題報道港人移民外國的情况,標題是:「國安法一年 10萬港人遠走他方」。這10萬港人的數字,是從過去一年,港人出境和入境數字的相差得出來的。但港人出境後不回來,不一定代表移民,實際情况如何,還得深入探討。報道另一較確實的消息,是今年1月31日到3月,共有3.4萬港人持BNO申請移民(作為入籍途徑),簽證批出的有5600個。移民實情雖然有待確定,但過去一年,多了港人申請移民是不爭的事實,以「移民潮」來形容也不為過。

這次移民潮,多少港人會最終離開香港?看來很難有正式的統計。首先,香港居民中,大約有50、60萬人持有外國護照或居留權,他們可以隨時離開香港到外國定居,所以他們走了,也不算是移民。其次,港人到外地旅遊多不用簽證,可以隨時以遊客身分到外地,入境後才申請長期居留,最終能否成為移民,視乎當地的要求和限制。所以,現在把離開的港人歸類為移民,實在太早了。另外,每年都有幾萬名港人子女到外國讀書,他們畢業後會否申請在外國工作和居留,也難有統計數字。因此,這次移民潮最終有多少港人離去,現在無法預測,但應是回歸以來最多港人離開的一次。

天要下雨,誰也阻擋不了,港人既有出入境自由,要離開不應受到限制(除非被通緝)。有意見認為,移民的人既不願留下,可見他們並非愛國愛港,不用為他們離去而可惜。這種意見,筆者並不認同,因為離開的港人,自有他們不同的原因,與愛國愛港不一定扯上關係,正如上世紀80、90年代移民的港人,很多對香港仍有深厚感情。

面對這次移民潮,政府如遮遮掩掩不談此事,或提起時只會有負面評語,都不是認真處理問題的做法。如此態度,政府怎能明白這次移民潮的原委?怎能了解離去的港人有什麼想法?怎能遏止這次移民潮惡化下去?怎能減少這次移民潮對香港的衝擊和傷害?看遠一點,政府這種態度,只會令離去的港人,就算對香港仍有感情,也不想回流。

回歸前的移民潮是怎麼一回事?

另有意見認為,今次移民潮離開的港人,他們最終會後悔,因為他們不會找到一處比香港更好的地方,還引用回歸前的移民潮作為例子——當日離開的港人,很多不是離開後又回流香港嗎?講這些話的人,其實並不了解回歸前的移民情况——當日的移民潮,怎可與今天的移民潮相提並論?

回歸前的移民潮是怎麼一回事?上世紀80年代,筆者在明報讀者版寫了幾篇文章,談的正是當日的移民現象,以下輯錄其中幾段:

「香港人為什麼要移民?怕的是什麼?原因雖然不一而足,但如果說是怕在1997年後,特區政府不再容讓香港居民自由出入,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如果限制香港人申請移民外國……看來有能力移民的都雞飛狗走,免得做籠裏被困的雞,那時動彈不得,欲哭無淚。」

「香港中上階層人士……千方百計作出各種尋覓後路的安排,所付出有形和無形的犧牲,代價實在非常巨大。」

「移民潮所以形成,主要是香港人對中國政府過去和現在的政策缺乏信心,因此要解決問題,必須先把中國建設好,並落實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政策,而增加香港和內地彼此的了解也會有幫助。」

「無可否認,移民潮極難遏止,但香港600萬人口中,九成以上沒有辦法或不準備移民,故此,政府必須維繫他們對香港的信心,而關鍵是他們的生活不斷得到改善,並培養他們對香港這個地方多一點感情。」

30多年前寫的文章,令我有不少感觸,好像香港從來擺脫不了移民問題的困擾:戰後初期,為了逃避戰亂,大量難民從中國大陸逃來香港,之後1962年發生的「逃亡潮」,及1980年取消抵壘政策前的幾年,每天數以百計非法入境者偷渡來港,都給香港帶來沉重壓力。以上幾次移民危機,都是大陸居民「湧入」香港,自上世紀80年代,香港前途問題一起,香港卻出現港人「湧出」的情况——港人移居海外,從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經歷差不多10年時間。今次移民潮,不知到哪時才結束?但兩次移民潮,筆者發覺,最少有以下3處不同的地方:

兩次移民潮3處不同的地方

首先,上次移民潮,是港人對將要發生的事沒有信心,因為「一國兩制」是新鮮事物,雖然《基本法》保證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會在回歸後保持不變,但「一國兩制」既無先例,實踐起來如果出現問題,後果無人能夠預測。故此,當時對香港前途沒有信心的港人,有辦法的便搞移民,讓自己和家人有「逃生」的後門。

今次移民潮,是港人對已發生的事有恐懼而出現。雖然港區國安法立法時,政府一再強調,涉及的將是極少數港人,但過去一年,港人感覺他們的生活,多個層面都受到影響,這樣便難免懷疑:基本法的承諾是否真的50年不變?一旦有恐懼,移民外國是他們的選擇。

其次,上次移民潮,港人求的是買個保險,以便自己到了危難的時候,不至「逃生」無門。因此,那次移民潮,很多並非真正想移居外地,不少拿了居留權就返回,也出現不少「太空人」家庭,移民的港人多非一走了之。

今次移民潮,移民是基於已經發生的事,他們覺得香港不再一樣,移民的目的並非為了買個保險,而是離開一個他們相信自己和家人無法生活下去的地方。所以,今次移民的,不少都是一家大小,送子女到外國讀書的,也希望他們可以在外國留下來。

最後,上次移民潮,是港人覺得中國的政策左搖右擺,大陸的經濟大幅落後於香港,因而決定移民,想的是在回歸後,香港不但不能獨善其身,且會因中國的因素走下坡。換言之,中國與香港之間的差別,是那次港人移民的重要考量。

今次移民潮,筆者上篇講了,移民的港人所擔心的,是香港原有的制度和港人堅守的價值觀念,會慢慢的隨時間流失——港人不再有言論、集會、結社、出入境等自由,自己的人身安全也不再受到法律保護。

如何穩定今次移民潮,下次再談。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