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下一篇
上一篇

【財經花生】Uber式地產代理,很想要吧? (13:19)

早前曾有報道指,美聯有三名地產經紀,被稱為「炒樓三人組」,夾份以260萬平執天水圍嘉湖山莊兩房戶,較當時同類單位成交價低近三成,雖然當時有人質疑造市,但美聯方面則強調交易過程合法,事件最終亦不了了之。作為一介蟻民,這些執平貨的機會當然不是屬於我的,但隨著科技進步,似乎蟻民們都開始看到曙光。

最近有個搵樓網站冒起,叫「搵樓易」(Onehouse.hk),標榜以「Uber模式經營搵樓平台」。有別於現時大部分搵樓網站,「搵樓易」並沒有摒除地產經紀在外,而是讓經紀們自行在網站上向業主「自薦」,以競價接客方式,自行提出佣金收費水平,變相讓地產代理無須再依賴代理行,直接向業主提供服務。同時,網站稱保證平台上的盤源是100%真實,買家或租戶可自行輸入資料,包括校網、地區、屋苑座數、單位面積等,篩選盤源。業主的聯絡方式亦會受保護,隔開其他地產代理的騷擾。

根據早前《Unwire》的專訪,平台已獲天使投資者投資了7位數字的資金,正式版在今年9月上線,目前是科技園培育公司之一,未來會與發展商研究在網上直接售賣一手樓。該平台的賺錢模式除收取樓盤分類廣告費用外,亦會收取地產代理的一次性佣金。

二手地產銷售與裝修三行等行業一樣,行內資訊對市民大眾而言極不流通,由於市民在相關的資訊成本 (Information cost),包括時間成本等極高,故地產代理等可從中收取較高的中間人費用,同時代理亦有條件利用這個優勢遊說業主以低價向代理放盤,藉此低吸平盤自行撈翻筆。辜勿論「美聯炒樓三人組」道德上是否有問題,但事實擺在眼前,地產市場的買賣,優勢從來都不在普通市民一方,無論監管機構如何加強規管,資訊成本這一點難以消除,市民「合情合理合法」地被搶被劏亦無辦法,正如我們每日開電視都只能看大台(亞視就算啦)一樣,是感覺不良好,但只有接受的份兒。

「搵樓易」能否成功仍是未知之數,但藉著科技的進步,資訊成本的缺口似乎逐漸被打破,多了選擇與競爭,受益的無疑是市民。猶記得 Uber 在港推行時,市民大眾無不拍手歡迎,但最終卻過不了政府的關卡,「搵樓易」最終能否全然安穩地過得這道大門,老實講,即使表面上如何合法,但執法尺度的演繹先發權從來在官,況且到了荒謬的時代,誰也不敢說準,對吧?

有人歡喜有人愁,科技所打破的市場缺口,從來都會有人反對,網上已有地產代理明言,此網站的成立扼殺了代理的生存空間,因代理最強的湊客技巧並非一般網站可以取代,這些言論是否似層相識?說穿了,即是平台增加了競爭,部分代理的獨市生意不再。墨守成規者不願前行是個人自由,但請不要擋著別人的去路。你看,香港要發展,三跑、高鐵等基建項目要上馬,鋸樹、拆古蹟的工程要進行,從來都不是我們蟻民可以妨礙的,更何況是時代的進步呢?

撰文:陳迪麟

 

掌握最新消息,請Like「明報財經 mpfinance」fb專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