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

5歲女疑受虐亡|女童生父繼母謀殺罪成 控辯雙方案情總結一覽 (15:00)

5歲女童及8歲兄長疑遭生父和繼母長期虐待,女童最終因敗血症而死。由4女3男組成的陪審團昨(12日)早開始退庭商議,今(13日)繼續商議,陪審團退庭商議共逾14個小時後,一致裁定生父謀殺罪成,另以6比1大比數裁定繼母謀殺罪成。至於女童繼外婆面對的4項殘暴對待兒童罪,陪審團以6比1裁定其中兩罪成立,一致裁定其餘兩罪不成立。相關報道:女童生父繼母謀殺罪成

案中事主為女童Z及其兄長X,3名被告依次為兩童的父親(26歲,案發時歲數,下同)、繼母(27歲)及繼外婆(53歲)。控罪橫跨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父親和繼母否認謀殺罪,繼外婆否認4項殘暴對待兒童罪。

案件於今年3月3日開審,明報電子平台組綜合控辯雙方案情如下:

控方案情

控方開案陳辭稱,生父及繼母經常以「飛高高」和「扮超人」遊戲為藉口,虐待女童和其兄長,女童死後被發現身上超過130處傷口,遍佈頭部和四肢。兩人搬入繼外婆家中後,猶如活在地獄。

生父繼母控謀殺 控方︰事主常遭藉遊戲施虐 身上逾130傷口(3月3日)

生父繼母涉虐殺5歲女 傷口130 控方:兄妹常被迫玩「懲罰遊戲」 捱冷捱餓如活在地獄(3月4日)

兩兄妹的生母稱前夫「好愛屋企人」,性格不算暴躁,但兩人離婚後,前夫不讓她與兩兄妹會面,更着兒子以電話錄音向她表示「媽咪我唔想見你」。生母:首被告好愛家人 離婚後不允見子女(3月4日)

兩兄妹的嫲嫲作供時一度哽咽,形容女童是有主見的小孩,「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先會做」,又稱見過兩兄妹在家中長時間罰站和罰抄,亦目睹兩人被生父以較幼的竹枝責打。嫲:見女童與兄被父以幼竹枝責打 稱體罰若程度不過分不應干預(3月4日)

女童曾缺課多個月,繼母向校方訛稱她身處內地,生父聲稱要奉行在家教學。女童送院後被發現多處傷痕,生父聲稱傷勢由她自殘所致。校方曾嚴正警告繼母不可體罰兒童,又稱會密切監察Z的情況,繼母承諾不會體罰Z。控方:繼母曾向幼稚園承諾不再體罰 生父聲稱女兒自殘(3月5日)

女童的兄長供稱,妹妹去世前一日,生父不斷將妹妹凌空拋上天花板,次數多達18下。兄長又稱,見過妹妹的褲子流出黑色血汁,生父和繼母形容妹妹的傷口化膿「好臭」,但沒有帶妹妹求醫,僅為她搽藥膏。案發時7歲的女童繼姊則稱,妹妹去世前一晚,父親以玩「飛高高」遊戲為名,將妹妹凌空拋上天花板,「爸爸話每下都要掂到天花板,如果掂唔到就唔停」,發出7至8下碰撞聲。繼姊憶述,妹妹反覆表示「我好驚」,最終在驚慌下暈倒。

兄:妹暈倒前一日遭父拋至頭撞天花18次(3月8日)

兄供稱討厭繼母「咩都唔知就係咁罰我」(3月9日)

繼姊:妹遭父拋上天花板逾10次受驚暈倒(3月10日)

為女童驗傷的法醫郭嘉琪供稱,女童身上有133處新傷舊患,從頭皮瘀傷致出血、背部潰瘍到手腳傷口結焦,相信自殘引致的機會不大。法醫又指出,同齡兒童的胸腺(Thymus)應該重16至40克,惟女童的胸腺僅5克重。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事後撰寫專家報告,分析女童傷口受感染的情況;他供稱,如果女童沒有遭虐待受傷,就不會有細菌入侵傷口,她不會離世。

法醫:女童身上133處傷患 自殘引致機會不大 頭部傷勢與撞硬物有關(3月11日)

專家證人何栢良料女童生前經常腳痛跌倒 長時間跪地(3月12日)

專家證人:女童胸腺萎縮如老人 倘吃糞喝尿屬實料承受龐大壓力發育倒退(3月15日)

女童的兩名幼稚園教師供稱女童性格自信和開朗,是「好鍾意笑的小女孩」,但自從搬入繼外婆的寓所,女童變得沉默寡言。其中一名教師談及女童連續缺課多日,一度哽咽落淚,要取出毛巾拭淚,休庭後才平復情緒。

幼稚園教師淚憶女童缺課多日 「愛笑小女孩」住繼外婆家後變寡言(3月16日)

女童兄長遭班主任質疑說謊 「問佢問題再向繼母求證有出入」(3月17日)

控方傳召精神科醫生廖清蓉作供,透露繼母曲折的成長背景,以及涉向兩兄妹施虐的經過。廖清蓉強調,繼母案發時沒有患上精神病,亦沒有抑鬱症狀,只是無法控制自己,將怒氣針對發泄在兩兄妹身上。

精神科醫生:繼母案發時沒抑鬱 曾認不欲教師發現事主遭打傷故安排缺課(3月18日)

繼母與友人WhatsApp:我打到自己驚,佢唔驚我驚(3月18日)

辯方案情

女童的生父自辯。生父談及女兒死前的意識模糊,在庭上痛哭流涕,並以紙巾拭淚。被問到在女童死前一日,為何以「飛高高」和「扮超人」遊戲拋擲和搖晃她,生父解釋是為了「玩」。生父又稱無意令女兒受傷,施行體罰只是為了讓她聽話,「我唔係想佢科科攞A,只想佢做好本份」。

父認施體罰令「硬頸」女兒聽話 稱妻罰斷糧手法更激烈 談女兒意識模糊落淚 (3月22日)

父認將女兒「飛高高」但沒將頭撞天花板 稱繼女口供「有啲誇大咗」(3月23日

微信附和妻責打子女「打得好」 父:倘責怪妻壓力更大(3月24日)

庭上披露生父繼母微信對話節錄(3月24日)

涉案繼母自辯,被問到對於女童離世有何話說,繼母承認:「我要負最大責任,因為我負責照顧佢哋(女童Z及其兄長X),佢點錯都好,只係5歲大嘅小朋友,而我係一個大人。」

繼母自辯認要負最大責任:佢點錯都好只係小朋友,我係大人(3月24日)

繼母微信稱女童滿身藤條痕「驚打死佢」 生父:打鑊甘,返嚟我再打(3月25日)

繼母自辯「真係攞個心出嚟惜佢哋」 稱女童死前一個月感內疚已沒責打(3月25日)

繼母認罰女童捱餓3日:我做得唔啱,但我覺得佢對抗緊我(3月25日)

繼母認曾不准兩童出門免外界發現傷勢 曾稱「同佢哋出街影衰哂」(3月26日)

繼母微信談及女童右膝潰瘍 友人問需否求醫 繼母:傷口𠵱家嘢,我由細玩到大,無事嘅(3月26日)

辯方傳召精神科醫生蔡永傑作供,他在庭上稱繼母案發時患有復發性抑鬱症,所以容易被小孩激怒,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想法。蔡永傑舉例指出,每當女童表現不服從時,繼母會誤以為女童有意挑釁和鬥氣。

辯方精神科醫生:案發時繼母抑鬱症發作 誤以為女童有意挑釁鬥氣(3月29日)

繼母提議「一鋪過打夠」小孩 辯方精神科醫生:不排除為發泄憤怒或諷刺表達(3月29日)

控辯雙方結案陳辭、法官引導陪審團

控方表示,如果生父和繼母沒有長期施虐,女童不會染上敗血症而死。生父一方稱,生父和繼母都不是「天使」,但他們無意折磨兩兄妹,只想執行紀律,即使用錯方法教育小孩,背後初衷都是好的。繼母一方則稱,繼母在一般童話故事中的形象邪惡,經常虐待繼子女,但無人想成為惡毒的繼母,本案的繼母亦然,「她只是不懂得做好繼母的角色,立下一個壞榜樣」。

控方:如父母沒長期施虐女童不會死 繼母一方:只是不懂做好繼母角色(3月31日)

繼外婆一方質疑女童兄及繼姊證供矛盾 稱甚少打女童力度「似搲痕」(4月1日)

官引導陪審團提醒勿陷個人情緒 稱微信內容不一定真實發生 (4月8日)

法官完成引導 陪審團退庭商議 (4月12日)

相關字詞﹕5歲女疑受虐亡 編輯推介 熱門HOTPICK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