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港聞

市民維園散步、看書、亮燈悼六四  警員截查喝止 (21:41)

今日是六四事件35周年,在以往每年有燭光晚會的維園,以及銅鑼灣一帶,今晚有大批警察在場戒備,並截查部分進入維園人士。有市民繼續到維園,用「散步」等不同方式悼念。有市民則在維園的長椅坐著,亮起手機燈,即遭警員上前喝止,指這舉動涉嫌煽動。

市民黎先生今(4日)傍晚攜同中日社會研究專家傅高義撰寫的《鄧小平時代》一書,到銅鑼灣及維園一帶散步。他指,今日是六四事件發生35周年,他擔心再過數年後,年輕一輩將忘記事件,因此冀盡少許綿力,「以擦邊球形式,做一些自己的悼念活動」。

黎先生接受本報訪問表示,他在去年六四晚上攜同由64名香港記者撰寫《人民不會忘記》到維園繞場遊走兩圈;今年六四23條已立法生效,有感六四話題已變得敏感,因此不敢再攜同一書本到場,僅攜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的生平著作到場遊走,悼念事件。他指,小時候曾數次與家人到維園參與六四燭光晚會,近年晚會不再,他去年起改為自行維園一帶悼念。他解釋,他在大學就讀哲學及政治科學,認為六四是近代中國政治史重要事情,作為香港人身同感受,認為記住事件是「應行之事,責任所在」。

65歲楊先生在傍晚8時許到維園噴水池亮起手機燈,至8時半被警方拉起橙帶截查。他在被查前接受本報記者訪問稱,以往近乎每年都會來維園悼念六四,去年亦曾被截查。被問會否擔心被捕,他說:「唔擔心,擔心咩啫,人地都死咗咁多人,當年死咗咁多人,我依家悼念佢有咩問題呀?」楊被截查約10分鐘後獲放行,離開時向記者揮手。

晚上約8時,一名身穿灰色西裝、佩戴灰口罩的男子,在維園噴水池旁長椅亮起手機燈,數分鐘後有警員走近指他涉嫌煽動,並要求關燈。該男子關燈後未有離開,其後有多一隊警員增援並拉起橙帶,約5分鐘後男子獲放行。該男子離開時無回應記者提問,僅稱「我諗你哋睇到啦,我無補充」,無回答是否前來悼念。現場有記者用手機拍攝時忽爾亮起閃光燈,警員隨即要求關燈:「你知唔知你盞燈著咗呀?」

另外,有市民在噴水池旁坐下遭警截停搜查,搜出長條蠟燭和火機,警方攝錄、口述和記下資料後放行。。

曾小姐8時許在維園足球場旁的小徑長椅,閱讀「5月35日」劇本集,被警員上前查問,要求她把用另外一個環保袋,袋好劇本集,並離開維園範圍。

30多歲的may與丈夫及3歲的女兒來到維園默站。她說國安法前每年都會在六四點起燭光,今日則帶來一盆枯萎了的盆栽,稍後亦會把盆栽棄掉,形容如同告別,意指以前的香港已經不見了,就如盆栽一樣死了、完了。

她說一家人將移民英國,今年是最後一年可以來到維園,「如果小朋友長大了問離開香港的原因,就可以告訴她:以前可以做的事,現在是不可以了」,如今維園辦市集的場面可笑。她表示,希望將事件傳達予下一代,「要知道對錯」。她說六四事件發生時自己仍年少,對六四的記憶很大程度是維園晚會燭光,亦屬自己的政治啟蒙,「坦克車應該對付敵人,不是自己人」,又指沒料到到了2019年,警察施放催淚彈對付市民。

前來維園的市民在用各自方式悼念。在噴水池旁小徑的一隅,全黑衣着的劉女士默默地在白牆的縫隙,眺望足球場內嘉年華一遍歌舞昇平。她說堅持親臨維園悼念是一種抵抗,「抵抗一啲唔應該唔記得咗嘅嘢」,亦感慨愈來愈少人記得六四,「香港已經唔係以前認識嘅香港」。劉女士說,以往每年都會出席六四晚會,近年集會不復在,她仍堅持在以往集會的相若時間繼續來到維園。被問在維園悼念的意義,她說是一種對抗,「真就係真,假就係假......做錯咗嘅嘢就要認,做錯咗唔認,咁我都唔應該放過你」,不希望快將失去的東西「由得佢無」。被問曾否一刻想過不再悼念,劉女士堅決說沒有,「要拉咪拉囉,拉就樣衰啲咁解」。

在維園外圍,警隊嚴密佈防,有穿黑衣人士遭查。晚上8時許,一名女子穿上寫有羅馬數字「8、9、6、4」黑色上衣,舉起手機燈光短暫拍照,隨即被警員用橙帶圍起截查,之後帶上警車帶走。

在銅鑼灣記利佐治街一帶,由下午至晚上,有超過30多名警察在東角道交界戒備,有途人駐足圍觀。有年輕市民向在場記者問及「今日發生什麼事,為何這麼多警察,是否拍戲」;亦有操普通話及英語遊客,向在場記者查問大批警察戒備原因。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