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港聞

爭議林黛獨子新遺囑 清洪入稟要求推翻 (17:34)

已故影后林黛的獨子龍宗瀚2022年在寓所心臟病發身亡,生前立下遺囑將家產遺贈「契爺」資深大律師清洪,惟龍宗瀚的遺孀其後提出一份新遺囑,指她才是唯一遺產繼承人。清洪上周五(24日)入稟高院爭議新遺囑無效。入稟狀透露,龍與妻子關係欠佳,由於龍承繼父親遺產,他不願與妻子離婚以免要與她分產,龍又說視清洪為父,寧願把家產贈給他。

原告為清洪,被告為龍宗瀚的妻子Lam Chi Ying Suichun。根據入稟狀,龍宗瀚是林黛和龍繩勳誕下的兒子,龍宗瀚的祖父是雲南省主席龍雲,外祖父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程思遠。

入稟狀指,於1990年代,清洪透過中聯辦的朋友介紹認識在懲教署任職的龍宗瀚。在清洪鼓勵下,龍宗瀚在城市大學修讀法律。雖然龍宗瀚未能晉身法律界,他與清洪保持緊密關係。約2005年,清洪陪同龍宗瀚前往北京探望住院的程思遠。同年,清洪和龍宗瀚上契,高院前法官阮雲道親證兩人成為契父子。

於2007年,龍繩勳逝世,龍宗瀚繼承父親豐厚的遺產,包括渣甸山花園大廈的物業。清洪憶述只是見過龍宗瀚的妻子一次,龍宗瀚指着位於花園大廈地面的妻子,告訴清洪她是龍的妻子。龍從沒向清洪正式介紹妻子,更表示夫婦關係疏遠,龍並不與妻子同住。

至2009年尾,龍宗瀚向清洪披露和妻子關係惡化。龍主動提出立下遺囑,死後將所有資產遺贈予清洪。其後,龍宗瀚和清洪不時約見。清洪和龍的相熟親友均知道,龍除了妻子以外有多名伴侶。龍另與一間律師行的法律文員Billy Mak,在公私事上往來密切。

當龍宗瀚在2022年離世,Billy Mak在清洪提問下回覆說,龍宗瀚沒訂立其他遺囑。但在喪禮後數天,Billy Mak稱獲告知龍有一份新訂遺囑,列明龍的遺孀才是唯一繼承人。清洪指出,兩份遺囑簽訂日期只相隔數周,質疑Billy Mak事後突然記起自己是新遺囑的見證人,清洪為了捍衛龍的利益而入稟興訟。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法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