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女保鑣控槍殺舅姨 二舅父作供稱被告開槍時表情冷酷 「3年來忘記唔到」 (16:52)

女保鑣涉於2018年在鰂魚涌公園槍擊4名姨舅,導致2死2傷,女子否認兩項謀殺及兩項有意圖而射擊罪,案件今(2日)在高等法院續審。受槍傷的二舅父供稱,抬頭望到被告持槍並瞄準開槍、表情冷酷,「3年來我都忘記唔到……」,他作供時一度低頭啜泣。

被告詹心桀(現年47歲)的二舅父詹前駒(現年74歲)供稱,2018年6月26日被告相約他、四舅父詹鎮基(終年62歲)、二姨詹少芬(終年80歲)、三姨詹小慧(現年63歲)及被告的兄長魏敬東,在玉桃軒酒家見面。被告約早上11時半到場,後提議到公園「傾多陣」,眾人在下午1時離開。抵達公園後,被告談及武術、示範如何防守等,閒談一番後各自坐在涼亭下的椅,其姐及妹欲離開,但被告不斷說「等一等、等一等先」,有人問「你究竟有咩講呀?如諗唔到返屋企諗諗先」。

詹前駒續稱,他突然聽到槍聲或中槍時,抬頭斜望被告,「佢遞起隻手,攞住手槍伸直手,表情冷酷,瞄準住開槍,但瞄邊就唔知道」。他又稱,「槍聲、佢嘅表情我都記得,成世第一次聽到槍聲,3年來我都忘記唔到」,說時不禁低頭啜泣。他亦說,忘了有多少下槍聲,「頂籠兩下」。

詹前駒稱,當被告行近他,他移到柱側、手掩中槍並流血的傷口,因「喘唔到氣」故只問「你點解可以咁對我哋㗎?」惟她不發一言便離開。詹前駒稱,家人多年來為被告一家提供經濟資助,大姐(即被告母親)去世後關心及遷就,對於開槍「好震驚,應該話係傷心」。他續稱,見詹鎮基及詹少芬躺在地上,兩人頭上有洞且不斷流血,他為詹少芬兩度擦血後,因體力透支而坐下,保安及救護員隨後到場。事隔3年,他深呼吸時肋骨仍會隱隱作痛。

詹前駒在盤問下否認當日有家人向被告說「你阿媽唔死都死咗,你阻住全世界都無用」。他說,被告在大姐詹少卿病逝後極度哀傷,曾說不想生存。

詹前駒下午繼續供稱,2018年2月曾相約家人見面商討「家庭協議書」,並打算由母親遺產管理人、即其弟詹鎮基於同月辦手續,惟被告表示「等多兩個月」,詹前駒見樓價在過年後上升,擔心被告內心會不舒服,故在案發當日問她對「銀碼」有沒有意見,被告稱無意見。

三姨稱睹胞兄胞姊流血倒地「唔識郁」

左肩被子彈擦傷的三姨詹小慧作供,憶起當日被告提出要到鰂魚涌公園,下午3時許,當她及胞姊詹少芬欲離開轉身之際,「聽到一聲好響,見到阿哥(詹鎮基)瞓低先」,詹少芬轉身問被告「你做乜野?」,隨即再聽到一聲響,便見詹少芬倒地。她見到詹前駒走過並坐在柱旁,再望被告之時,「原來佢舉住支槍對住我」,身在椅旁的她下意識蹲下躲避,見胞兄及胞姊流血倒地、「唔識郁」,推着二人並叫「唔好瞓」,她才意識到是「真槍」及「好大件事」,最終報警處理。聆訊周一(5日)續。

相關報道:

女保鑣控槍殺姨舅 疑關外婆遺產 二舅稱被告約用膳 全程只問「點解遺產咁遲處理」

相約公園見面 因家庭糾紛槍傷四舅姨 疑犯被捕時表現平靜(2018年6月26日)

相關字詞﹕鰂魚涌公園槍擊案 開槍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