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周梓樂死因庭|毒理專家:無證據顯示周梓樂曾中毒 血液體液樣本無驗出催淚彈、胡椒噴霧或山埃 (15:00)

【15:00更新】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今日(4日)進入第25天,香港中毒諮詢中心主管及顧問醫生謝萬里以毒理專家證人身分作供時指出,沒有醫療證據顯示周梓樂曾有任何中毒;而根據當時閉路電視片段,接近事發地點的市民表現從容,不似中過催淚彈。

謝萬里指出,如果一個人受催淚彈污染,其微粒會依附於衣物及身體,照顧他的醫護人員會有反應如流鼻水,不過周梓樂的醫療報告沒提及有醫護受影響。謝萬里說,當日不少醫護曾為周梓樂急救,有近距離接觸如插喉,「成班(醫護)都唔覺有催淚彈,(周梓樂受催淚彈污染)機會是微乎其微」。

謝萬里又指出,催淚彈可由高熱分解出不同化學物包括山埃,但他表示從周梓樂住院及解剖時的血液及體液樣本中,均沒有測出催淚彈、胡椒噴霧成分或山埃。

謝萬里稱,催淚彈所釋放的山埃不太可能引致中毒,因要1萬至10萬粒催淚彈才可致命。即使在密閉空間發射大量催淚彈所產生的山埃,相差可致命濃度為10至100倍。

根據新聞片段,警方事發當晚凌晨1時正在停車場西北方發射催淚彈,有煙霧在2、3樓向上飄散。研訊主任指出,該位置與周梓樂倒臥位置相距134米。謝萬里看畢片段時表示,煙霧向上飄表示沒受風勢影響,即使有煙在停車場內飄散,要短時間內飄到100米機會很低。

警:牆身不平觸摸難留痕迹 事發範圍大難定目標尋DNA

鑑證科高級警員袁志雄表示,2019年11月5日到事發的停車場蒐證,在3樓的矮牆頂端和內圍灑上指紋粉,但沒有發現任何指紋。死因研訊主任問到矮牆滿佈塵埃,一旦有人觸摸牆身會否留下手印,袁志雄表示牆身凹凸不平,難以留下痕迹。

鑑證科督察賴振文以專家證人身分作供,他稱如果有人觸碰矮牆,手汗可能會帶走牆上塵埃,所以套取手印或指紋的機會不大。賴振文又表示,事發範圍較大,所以無法鎖定特定目標去套取DNA拭子。

死因庭已傳召所有證人作供,聆訊明(5日)續,各方律師將作結案陳辭。

周梓樂死因庭 相關報道:

周梓樂頭重傷 骨科醫生料意外墮下 手指無他人DNA遇襲機率小 (2020年12月31日) 

專家列6原因  周梓樂或誤以為3樓矮牆外有行人路(2020年12月29日)

專家稱周梓樂或自行走到矮牆 有人想襲撃周梓樂「幾乎無可能」(2020年12月28日)

專家稱停車場2樓及3樓望出街景視野大致一樣(2020年12月28日)

相關字詞﹕周梓樂 科大生周梓樂 死因研訊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