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波蘭裔施覺民來自納粹倖存家庭 深明社會包容重要性 堅持法律公義要彰顯 (17:45)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施覺民被指不滿《港區國安法》,於9月2日向特首林鄭月娥提出辭任。他接受香港律師會刊物訪問時說,社會包容是很重要的議題,因成長過程中,知道父母和兄長被二戰德國納粹屠殺的倖存經歷,認為公義需要明顯地、毫無疑問地被彰顯。

施覺民於2016年3月中參加澳洲律師公會香港分會活動時發表演說,其後香港律師會刊物《Hong Kong Lawyer》訪問他,闡述他對司法公開原則的一些觀察。施覺民引述1923年時任英國首席法官Lord Hewart名言,「這不止是有些重要,而是十分重要,即公義不止要得到彰顯,更需要明顯地、毫無疑問地被看見得到彰顯。」

施覺民稱,公開聆訊是法庭本質的一部分,這個原則若有任何例外情況,只能依法制訂。「司法公開的原則賦予普通法程序基本內容的特徵和能量,是多個具體規則的全部或局部起源。」

施覺民解釋:「對原則的一個重要體現,亦是司法問責的基礎,我指的是公布裁決理由的義務,要求將理據條例向公眾公布,而非只向當事人公布。」

波蘭裔的施覺民是司法界重量級人物,他於1946年生於波蘭索斯諾維茨(Sosnowiec)一個猶太家庭,他三歲時以難民身分舉家移民澳洲,1986年成為資深大律師。

施覺民的個性與成長經歷有關,他於2016年接受訪問時說:「童年時,社會包容是很重要的議題,成為我的價值觀的重要部分。成長過程中,我聽說父母和兄長的倖存經歷,那時他們就住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附近。我一直明白社會包容對社會的重要性。」

《悉尼先驅晨報》曾訪問施覺民法官的兄長Mark,講述他們一家如何扮成德國人,並將Mark裝扮成小女孩瞞過德軍,一家人才不致於被送往奧斯威辛集中營。他們一家的家鄉在納粹佔領前有6萬猶太人口,只有3個孩子倖存,施覺民的兄長是其中之一。施覺民家庭72個親屬中,只有15人倖存,他的父親Miloch是其中之一。

相關新聞: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施覺民辭任 澳洲廣播公司:原因與國安法有關

相關字詞﹕施覺民 國安法 終審法院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