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七旬父親疑「甩喉管」 家人未獲醫護跟進 死因庭今開審 (19:42)

2016年5月,患有哮喘及肺阻塞的七旬退休漢入住屯門醫院,其間需接駁喉管協助呼吸,但喉管懷疑鬆脫,其後不治。死因庭今(10日)就事件展開聆訊,死者女兒質疑死者「喉管甩咗」,卻不獲醫護跟進。

事主邱名伴(終年74歲)生前患哮喘及肺阻塞。2016年5月12日,他經救護車送往屯門醫院急症室,同月16日凌晨5時在深切治療部搶救不治。

【19:42】屯門醫院深切治療部時任顧問醫生陳勁松下午繼續作供,解釋事主在5月14日及16日兩次更換喉管的經過。針對事主在14日凌晨喉管鬆脫要「換喉」,陳勁松供稱,根據紀錄,當時有護士向醫生通報,但「護士喺隔離病房戴N95口罩講嘢,可能無一下傳到醫生度」。他承認院方在17日才將事情通知家屬,可以做得更好,但否認刻意隱瞞,因為「甩喉」事件時有發生。

事主在16日再度換喉管,最終不治,陳勁松表示,舊有喉管內一個用於阻隔分泌物的小球「爆咗」,會令口水及痰流入肺部,產生細菌感染,因此需要拔出喉管替換。但陳勁松指出,換喉的過程可能刺激氣管,導致氣管收縮,或併發死亡。

陪審團問及主診醫生插入新喉時,有否插在食道,陳勁松否認,又說事主插喉後的數據參數正常,相信喉管「擺啱位」。

庭上另一個爭議在於用藥。陳勁松供稱,主診醫生曾向事主使用降血壓藥Labetalol(拉貝他樂),他稱「師傅教落唔好用」,因為慢性肺阻塞病患服用此藥,或令氣管收縮。他認為服用Nitroprusside(硝普鈉)更好,但當時屯門醫院深切治療部並無配備此藥。聆訊下周一(13日)繼續,屆時將傳召事主的主診醫生林棋煒。

【16:55】事主長女邱玉琴供稱,父親在5月12日出現氣喘,母親遂召救護車將父親送院,醫院當晚為父親插氧氣喉。兩日後,邱玉琴凌晨收到醫院來電,稱父親心臟停頓10分鐘;隨後醫生以心外壓搶救成功。她遂在病房外逗留,其間聽到醫療儀器「係咁響」,她向護士查詢卻不獲理會。直到早上7時,護士為父親抽痰,響聲才停止。

邱玉琴指出,父親5月15日轉往深切治療部。至16日凌晨3時,醫院再次來電,父親被搶救期間,她聽到醫生說「有個波爆咗,畀唔到氣佢。」父親終於凌晨5時被宣告死亡。她說父親過身翌日,院方要求緊急開會,透露父親首次接受搶救,是因為喉管脫落5分鐘,她謂「點解喉管甩咗都無人理?」

律敦治醫院醫生羅溢章、私家醫生邱國慶分別於4月初及5月初診治事主,兩人供稱事主當時肺部無陰影,情況穩定。

屯門醫院急症科醫生劉廣雄稱,事主患慢性阻塞性肺病,是長期病患。他在5月12日入院,不但呼吸困難,也出現血酸出毒,插喉可幫他排出二氧化碳。事主家屬問到如何確認插喉位置正確,劉廣雄表示可目測。

屯門醫院深切治療部時任顧問醫生陳勁松呈上事主在5月14日的心跳紀錄,顯示他凌晨的心跳脈搏變化甚大,一度由每分鐘119下跌至23下。陳勁松供稱,當時護士發現事主的喉管導管交換器一度脫落,肺部出現喘鳴聲,搶救後回復正常。

被問到如何避免「甩喉管」,陳勁松表示可使用潮氣末二氧化碳監測儀,監測插喉後的肺空氣含量。但陳勁松表示,由於醫學界未有共識,加上儀器有鬆脫風險,屯門醫院沒有採購使用。他又指出,由於外界干擾,醫院病牀邊的儀器偶爾會發出錯誤警報。聆訊今午繼續。

其他報道:房委去年度盈餘139.3億元 料今年綜合盈餘跌 陳家樂:建屋成本增加

其他報道:駱惠寧昨晤董建華 深入交流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

相關字詞﹕屯門醫院 喉管 心外壓 二氧化碳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