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趙家賢永世記得耳廓被扯甩聲音 至今仍感陣痛頭暈 (08:32)

「被咬一刻,行兇者大力扯脫(耳廓)的聲音,我永世都會記得。」月初,一名男子在太古城因政見不合而襲擊市民,東區區議員趙家賢制止期間遭兇徒咬甩耳廓,那刻痛楚如同刀割。在他住院期間,止痛藥、抗生素成了必需品,直至昨日(21日)終於出院;如今耳朵仍會陣痛,也因雜音多了而頭暈。走在街上會否恐懼?「我是為保護市民而受傷,無法恐懼太多,但若我代入(遇襲)那兩夫婦,行街也有人因政見不同而被刀捅,他們才更無辜。」

趙家賢記得遇襲一刻,耳朵痛如刀割,甚至幾近休克,等候救護車期間,急救員不斷拍打其面部以確保他清醒,鮮血不斷流到衣服上,那件衣服早已絕版,他卻鍾愛得很,洗衣數次才終於洗淨鮮血。

兇徒只咬了一口,趙家賢的接駁手術卻縫了35針,術後每日數度注射抗生素,連帶左肩也因而腫痛,但耳廓部分仍然壞死,造成永久性創傷。耳朵是神經線密集之處,至今他不時仍覺傷口陣痛、麻痺,亦因失去耳廓包圍,常聽到後方傳來的聲音,也會因左右耳聽到聲音不平衡而感頭暈。他不時需服用止痛藥,並引述醫生預計,痛楚未來還將持續3至4個月;但亦有極端例子,終生都覺疼痛。

回憶遇襲情節,趙家賢說直至手術後才看到事發片段,看時心情竟然平靜而不覺恐懼,「我是為保護市民而受傷,無法恐懼太多,但若我代入(遇襲)那兩夫婦,行街時也有人因政見不同而被刀捅,他們才更無辜。」他亦會反思改善之處,舉例若知悉對方有意攻擊耳朵,便會選擇蹲下解圍,「但我有責任,他(兇徒)想攻擊市民,當然要保護,我是公職人員呀」。至於案件進展,他預計將於區選過後,帶同律師錄取口供。

趙家賢為區議會選舉東區太古城西選區候選人,同區候選人是香港經濟民生聯盟丁煌。

相關報道︰趙家賢左耳廓壞死需移除

相關字詞﹕趙家賢 區議會選舉 遇襲 左耳 咬甩耳 出院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