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1119.理大】留守者毛巾砌「SOS」 望國際助處理香港人道危機 (18:31)

【18:31】一名全身黑衣的留守者,用3種不同顏色的毛巾,在理大李嘉誠樓(M core)與學生會(VA core)之間的空地排出「SOS」,希望向國際發出求救信號,希望外國可幫助香港人處理面對的人道危機,「香港人試過自救,救不到,會繼續救,但希望外國可一起幫忙」。他形容警察圍困理大內的人,警方雖曾表示可讓人離開,卻趕走或拘捕他們,指警察的行為極不人道。

【14:08】校內快斷糧 拒「投降」者:找方法全身而退

據在理大留守兩日的註冊女中醫師表示,不少示威者昨日被胡椒水劑噴中後,出現低溫症症狀。在大學正門A core仍有數名校長及老師,陸續有學生在校長及老師陪同下,前去科學館徑的登記站登記。中午時分在校園內所見,只有少數示威者堅持留守,稱「無可能投降(指自行步出登記)」。

在理大畢業、從事物業管理的AJ(化名)兩日前獨自進入理大,昨日試圖從正門突圍時,被催淚彈擊中腳腕,他目擊身旁的示威者被速龍拘捕。他坦言「投降點都唔順氣」,他說校內的人連日試過找不同方法離開,但幾乎每次都發現有警察在不遠處「守候」,或每次想離開時,被在外的警員喝令返回校園。他表示,校園內的物資短缺,不夠水樽亦即將斷糧,希望可繼續找到不用被登記資料的離開方法。

任職文員的S(化名)兩日前進入理大,她說,曾諮詢私人律師,對方建議她盡可能不要被登記任何資料,因此她無論如何都不會「投降」,並一直試圖找出口「全身而退」。

【10:23】理大事件今日(19日)踏入第3日,留守校園的示威者雖已大減,但仍有部分人堅持死守,希望依靠理大外示威者增援,「殺出血路」。

今日凌晨5時許,連接理大主校園及Z座的行人天橋起火,在場記者嘗試將火救熄未能成功。有留守者蹲在地上,試圖尋找逃離理大的機會,有人鋌而走險,跳過火堆進入Z座後跑出馬路嘗試突圍,但被警員發現喝止,最後跳回校園範圍。

仍留守在理大內的示威者,有部分人到校園餐廳吃東西,有不足20歲的青年表示需要休息,走出水吧時拿着一件重甸甸的戰術背心。逾百示威者選擇離開後,校園內異常平靜,多名示威者均稱昨日估計有約1000人困在校園內,但一夜之間,有示威者選擇「自首」送院,也有人攻出校園期間被捕,亦有人成功逃脫或記名離開,估計現時留守者總數已銳減至約200人。

化名「林鄭」的15歲男學生,本來可以離開理大回家,但他決定死守,更決意攻出校園。「林鄭」認為選擇記名離開的學生「好蠢」,因為「影晒你相、抄晒你牌,遲啲一定告返你暴動罪」,反而攻出去還可能有一點希望。但面對留守者銳減,「殺出重圍」難度大增,「林鄭」希望依靠理大外示威者增援,再殺出血路。

凌晨時分,在理大VA座大樓外,一群約20歲出頭的男女走到記者前,其中幾名青年問可否「搲支煙」,記者於是與他們談起來。

面對留守者銳減,他們沒感到被背叛,「每個人有唔同包袱,如果咁講一早所有『和理非』都背叛咗我哋」。他們深明,面對裝備精良的防暴警察,要反擊必須使用更大武力,包括弓箭及更多汽油彈。但他們擔心,萬一再強攻,警方很可能以實彈回應,結果就會是「屠城」。

亦因如此,其中一名女組員形容現時只能「雞蛋撞石頭,咩都搏一搏,唔走堅死架」,決定自行尋找可能逃出生天的方法,「好過畀人打死」,其中一人坦言「我哋見唔見到聽日黎明,就睇下今晚成唔成功」。

相關字詞﹕逃犯條例 反修例 理大 留守 警民衝突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