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智障子女如心頭石難放下 家長盼院舍增透明度免憂心 (23:25)

一對同樣患病、需照顧弱智兒子的年長情侶周一(29日)從西環一大廈天台墮樓亡。照顧智障子女可能對邁向老年的父母構成壓力。不能自理的子女成為父母放不下的心頭大石。有智障子女的家長表示,即使很想放下子女,為他們找「安樂窩」,但因弱智人士宿舍服務透明度不足而不願讓子女入住。亦有家長批評政府政策落後,令其智障子女成年後不可在特殊學校寄宿,增加照顧負擔。

患有結節性硬化症、今年約30歲的詹慧欣,因病導致重度智障,一直由母親照顧。除了慧欣在日間照顧中心的時間,兩母女形影不離。年近65歲的詹太說,自己曾因病暈倒也不願入院,因腦海即時想法是「誰照顧女兒?」但詹太坦言,「好想放低女兒,為她找安樂窩」,因自己年紀漸大,健康每况愈下,害怕隨時離世。

兩年前詹太嘗試讓女兒入住院舍,但詹太說,探訪時不能進入住宿範圍,只能在大廳見面。有一次,詹太遙望到女兒被約束在一張高背椅上動彈不得,「平日由我照顧時,女兒行得走得」,院舍因「安全」而限制女兒活動,詹太不禁想:「我是否害了她?」

詹太說,她在女兒在院舍的一年間每晚徹夜難眠,明白照顧者為何會產生輕生念頭。現時詹太再安排女兒輪候院舍,她表示若院舍透明度高一點,讓她知道女兒的住宿情况,就已經好一點。

成年智障女兒不容寄宿 單親父難照顧起居 

另一邊廂,60歲單親父親黃先生育有三名子女,其中22歲長子患有抑鬱,20歲幼女亦有嚴重智障。幼女現於特殊學校寄宿,但根據規定,智障人士成年後不可再寄宿。黃先生指出,校方已酌情讓女兒多讀一年,但完成今個學期後,幼女就不能再讀書,「有時好氣餒、好疲累,有時不想再理3個子女」。黃先生的妻子早年因病去世,他遂辭去工作全職照顧子女,現時一家四口靠每月約1萬元綜援過活,患抑鬱症的長子及仍然在學的次女亦未有經濟能力。黃先生表示,幼女大小二便都不能自理,但自己是男人,不方便照顧成年的女兒。

黃先生因為幼女即將離開學校而感到徬徨,而輪候弱智人士宿舍需時十多年,他批評政府政策落後,希望政府增加相關宿舍服務,並希望政府可以提供資助,讓他聘請工人照顧幼女。

其他報道:3水炮車可射催淚劑料下半年啟用 保安局:遇擾亂主幹道或派出

其他報道:廣東確診寨卡個案 港府籲到訪受影響地區後用驅蚊劑3星期

其他報道:政府倡8號風球取消後 僱員「極端情况下」可延遲復工

相關字詞﹕智障 照顧者 院舍服務 寄宿學校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