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限期最後一天】專訪滯港沙特姊妹:願望每天落街買麵包學游水 (16:09)

一個20歲,一個18歲,沙特阿拉伯姊妹為逃離牢籠,用了兩年時間籌劃,一心向着自由這個目標飛往天際。兩人接受《明報》專訪時表示,本以為香港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深信香港法制健全,以香港作為逃走的中轉站,詎料到達香港國際機場後,竟有多方人士設法送她們回國。她們憂慮回國只有死路一條,在家鄉從未獨自外出的姊妹,把心一橫衝出香港機場。二人就這樣滯留香港近半年。今天是二人留港期限的最後一天,姊妹說,二人只想得到第三方國家發出「緊急救助簽證」,然後每天早上能隨意落街買麵包做早餐,能自由工作上學,便於願足矣。

明報記者 黃心悅

相關報道:沙特姊妹出逃尋自由 滯港前路未卜 憂安全搬遷13次 盼獲平權國家庇護

「想去一個男女平等的國度」

「叮噹!」門鈴一響,開門所見是兩張稚嫩的臉孔。化名為里恩(Reem)和拉旺(Rawan)的兩姊妹,花了長達兩年時間籌備逃亡之路。姊妹一同解釋,她們就讀的宗教學校會給予熟讀可蘭經的學生金錢獎勵,姊姊為「掙錢」熟讀可蘭經。姊姊讀大學時獲發獎學金,二人悄悄儲起這些錢。她們又在網上搜尋資訊,「看看其他女人是怎樣逃離的,看看其他國家的難民政策」,每次看完都會刪除紀錄,恐防家人查看電話時發現。

姊妹最終決定趁一家同遊斯里蘭卡的時候出走。二人說,沒想過留港,只認為香港是一個法制健全的地方,認為相對安全,故選擇以香港為中轉站。在斯里蘭卡出走那天,她們於凌晨5時悄悄從父母的酒店房間取得自己的護照,飛到香港,準備轉機前往澳洲墨爾本。詎料在機場被告知她們的機位已遭取消。二人嘗試購買另外一張機票,但再被取消。

二人在機場手足無措,從未在沙特單獨外出的兩姊妹把心一橫,決定離開機場。她們登上機場快線列車,看着鐵路圖上的英文字,只懂得「Hong Kong」二字,決定到香港站,並以手機上網預訂酒店,再轉乘的士前往。後來二人於Twitter分享經歷,獲一名澳洲人權人士幫忙,在港認識了擅長處理人權案的律師韋智達(Michael Vidler),踏上爭取他國收留之路。

由於擔心生命安危,二人現在除了處理簽證事宜,與律師見面之外,幾乎足不出戶,只透過Netflix看電視、看書和聽音樂打發時間。在這裏,什麼地方都不能去,如同她們的童年一樣。

二人成長在封閉的傳統伊斯蘭教背景家庭,家中一切男尊女卑。妹妹拉旺說:「女性完全沒有任何權利,我們從來都不能夠為自己下決定,不能自己離開屋子,連幾點起牀睡覺都不能決定。就連我們10歲的弟弟都被教導,可以隨意指點我們。」二人更說,她們會沒來由被毆打。

二人一直扮演「乖乖女」的角色,直至3年前,她們各獲一部智能手機。姊姊里恩說,雖然手機沒有「sim卡」,「因為他們覺得我會打電話給一個男人」,但這兩部手機還是打開了她們望向世界的窗口,「我們知道了外面世界,女生是怎麼樣活着的……我看到了自己繼續留在這裏(沙特),我的未來會是怎樣。就連警察都不會保護女性……我不想再被控制了,我們不想再被打了,我們想要逃跑」。妹妹補充:「我們想去一個男女平等的國度。」

妹妹:為獲夢想生活 願意做任何事

問及二人夢想,二人興奮地一唱一和說希望獨立及能夠工作掙錢,然後用自己掙到的金錢繳學費繼續讀書。她們又希望繼續住在一起,每日早上起牀後買麵包做早餐,並想學游泳、踏單車,穿她們想要穿的衣服,認識她們的朋友。

今天過後,無人能預計事情發展會變成怎樣。問到有否想過這是不可能的任務,或會失敗被遣返,妹妹拉旺說:「我不希望這樣想,我告訴自己,為了要得到夢想的生活,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其他報道:【財政預算案】派錢4000上「加碼」? 陳茂波:只為市民添煩添亂

其他報道:【財政預算案】舌戰范國威毛孟靜 陳茂波批顛倒黑白:聲大不代表有道理

  其他報道:【醫護壓力】施麗珊:若繼續說新移民 是政府幫兇欺負最基層

相關字詞﹕沙特姊妹 滯港 專訪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