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稱被見習懲教督察冤枉私藏馬經 釋囚:對方明言「明係搞你,咁又點吖?」 (15:08)

一名釋囚投訴指稱,今年2月在塘福懲教所服刑期間,曾遭院所的見習督察冤枉他私藏賽馬資訊,他懷疑被人「插贓嫁禍」,當時已即時否認,現場亦有閉路電視及有其他囚友目擊,惟仍被督察挑釁。他引述督察當時曾明言:「明係搞你,咁又點吖?如果你唔認,我之後一樣可用盡方法逼你招認。」事主同日被隔離囚禁,他對督察出言恐嚇及冤枉他的做法感不滿,故絕食抗議4日,「我一定要申訴!佢地咁樣屈我」。

其他報道:【小巴罷駛】收地未提供合法泊位 改泊小路遭抄牌 站長:一架抄兩張

他曾循多個申訴途徑投訴,包括向院所總主任、懲教署投訴調查組、申訴專員公署,和立法會議員等投訴,卻多次遭受阻撓。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及張超雄均批評,今次個案是「懲教署最嚴重的濫權情况」,批評投訴機制已失效,必須成立獨立「監懲會」。

事主X先生(化名)今日在立法會議員陪同下,召開記者會申訴事件,其間禁不住哭泣,大嘆被懲教人員冤枉「好過分」。他指,事發當日為今年2月7日下午1時許,他在籃球場休息期間,突然被一名黃姓見習督察喝他「起身」,督察在枱上拾起兩張紙張,並着X先生跟他到值日官房間。X先生馬上指出,兩張紙並不屬於他,至到達值日官房間時,發現這兩張紙是以綠色筆寫有賽馬資訊的紙張。

X先生表示,囚友只獲分發藍色原子筆,故能證明紙張並非屬於他。籃球場亦有閉路電視,現場亦有8名囚友目擊事件。不過,X先生引述當時督察指:「明係搞你,咁又點吖?如果你唔認,我之後一樣可用盡方法逼你招認。」督察又挑釁他說:「你『跳』(意指他傻)㗎嘛,你咪打我囉。」

X先生表示,其後與該督察見值日官時,有要求翻看督察身上隨身攝錄機的片段作證,但該督察卻稱沒有紀錄,因「無必要開(隨身攝錄機)」。X先生認為被人「插贓嫁禍」,故向值日官作出口頭投訴,並取了投訴表格,遞交懲教署投訴調查組及申訴專員公署,作出正式投訴。不過,X先生最終被判「違規」,被處分到「水飯房」(特別組房間)獨立囚禁,他同日下午開始絕食抗議。

當日,他亦要求寫保密信件,向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投訴事件,卻有職員對他說:「你係咪堅持一定要寫信?你明知邵家臻係懲教『襯家』,仲要搵佢就係分明作對!」不過,X堅持寄信,他今日提起事件禁不住哭:「我一定要申訴!佢地咁樣屈我!」他又稱獨立囚禁期間,不斷被懲教人員恐嚇,勸他撤回投訴。

X先生絕食至2月10日時感身體不適,需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治療,至11日出院,12日被送返塘福;他22日刑滿出獄。他表示,懲教署就他「違規」的內部紀律聆訊仍進行中,而投訴調查組表示已收到其投訴,暫時未有進展。

邵家臻表示,過去一直跟進囚友投訴,認為今次個案是「懲教署最嚴重的濫權情况」,批評懲教署不斷恐嚇囚友,「究竟是否對得住部門的公信力及嚴肅性」。他指出,X先生至少循4個正式申訴途徑投訴,卻被職員阻撓,反映懲教署內部投訴機制已經失效,必須成立獨立「監懲會」。

張超雄表示,過去收到的囚友投訴,均有共同之處,即懲教人員不斷要求勸喻撤回投訴。他認為,部門必須保障囚友,在不受威脅下作出申訴的權利。

其他報道:男子攜28支人血遭羅湖海關截獲 疑為赴港檢測胎兒性別

其他報道:【短片.Emily Online】Deanie姐拍短片「反擊」港鐵巴士擾人行為

其他報道:調查:44%受訪者錯以為肥胖不是病

相關字詞﹕懲教署 塘福懲教所 張超雄 邵家臻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