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德籍釀酒師發燒腹瀉送院不治 遺孀指救護人員悠閒急救 (17:32)

德籍釀酒師前年因發燒和腹瀉被送往仁濟醫院,經初步診治後被懷疑肺動脈栓塞,數小時後情況轉差,終因敗血症不治。死因庭今展開研訊。釀酒師遺孀作供稱,丈夫入院後,原應被送到深切治療部,卻被轉往內科病房;丈夫其後呼吸愈來愈困難,醫生仍未有供應氧氣罩以外的輔助。直至注射「皮質類固醇」後,丈夫向妻子表示快將窒息,妻子向醫生求助後,仍見救護人員悠閒地急救。

其他報道:初生女兒被摑成植物人 26歲父判囚6年4個半月

釀酒師Altbauer Ulrich(終年44歲)遺孀陳芝芬供稱,今天是其丈夫的死因研訊,亦是二人15年前的結婚紀念日。陳確認,丈夫任職釀酒師,每天都會喝1杯酒,過去曾有數年時間近乎酗酒,平均日喝12枝啤酒;丈夫離世前體重達440磅,但身體並無隱疾和病痛。

陳芝芬憶述,前年7月31日晚上,她見丈夫帶有酒氣回家,有發燒症狀,聲稱左手中指被機器割傷,留有約一厘米的小傷口。翌日丈夫仍然高燒,肚皮有轉色和脫皮,手指傷口變成黑色,她即為丈夫吊生理鹽水及召救傷車,其時丈夫仍清醒地自行上車。

送院後,急症室醫生稱事主心跳很高,事態嚴重,將送往深切治療部,但其後又被轉往內科病房,由內科醫生譚天褒接手。陳芝芬稱,當時她已懷疑,丈夫手指傷口變黑,可能是壞疽(身體組織壞死),惟譚醫生懷疑是肺動脈栓塞,表示會召喚深切治療部醫生;陳指出,深切治療部醫生在丈夫急救時才出現。

陳續稱,她看見丈夫呼吸困難,氧氣罩似乎無幫助,但譚醫生稱已將氧氣濃度調至最高,沒有其他輔助儀器可施加。其後,丈夫被注射「皮質類固醇」針,約半小時後呼吸更為困難,再度問譚可否提供輔助器,譚則稱已在治療中。直至約凌晨3時半,丈夫甚至用手捉緊氧氣面罩,向妻子表示「我窒息啦」,妻子旋即找譚醫生求助,並要求以插喉方式提供氧氣。

15至20分鐘後,譚醫生及救護人員開始拉簾急救。陳芝芬今憶述時不忍抽泣說,在此段時間,她看見丈夫雙眼睜大、曈孔放大、伸出舌頭、呼吸停止和動作靜止,陳認為早於急救前丈夫已離世。陳從圍簾的隙縫偷看,醫護人員圍在床邊但沒有動靜。約40至50分鐘後,譚醫生表示已打11支強心針,若不成功就會放棄;直至凌晨4時50分,譚表示已完成急救程序,事主終告不治。

其他報道:【民族黨面臨取締】陳浩天函美國國會 批《香港政策法》淪中國竊美技術手段

其他報道:沙中線造價「封頂」? 林鄭:有需要會向立會申額外撥款

相關字詞﹕釀酒師 敗血症 死因研訊 仁濟醫院 仁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