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菲籍跨性別囚犯不滿遭男性搜身 官指不涉歧視 僅判遭拖延賀爾蒙治療覆核勝訴 (17:08)

販毒被囚的菲籍跨性別者早年提出司法覆核,指在囚期間遭警方及懲教署不人道對待,包括押往囚禁男性的壁屋監獄、被男性人員搜身及「通櫃」,以及拖延接受賀爾蒙治療等。案件前年開審,高院今頒下判辭,裁定跨性別者部分勝訴,認為懲教署拖延申請人接受賀爾蒙治療,涉及失責,同時建議警方就向跨性別者搜身事宜訂立指引。

申請人Navarro Luigi Recasa自12歲起接受跨性別治療程序,包括賀爾蒙治療及隆胸。她2014年被捕時只有19歲,最終因販毒被判囚20個月,並於2015年刑滿出獄,返回菲律賓。

法官區慶祥今頒下逾100頁判辭,逐點分析申請人的理據。申請人投訴被警方羈留期間遭男警搜身,並有男警觸摸其胸部,是侵犯了她的私隱權及尊嚴,令她受到不必要的痛苦。

根據《警察通例》第49章指出,在進行羈留搜查期間,只有與被羈留人士同一性別的警務人員方可在場,並只有與被羈留人士同一性別的人員方可進行羈留搜查,及最少有兩名與被羈留人士同一性別的人員在場。而該「同一性別」是指在身分證明文件上的性別。

官指署方做法合理 不涉及歧視或違憲

申請人認為,只要外觀看來像女性的跨性別者,便應被視為女性。區官直言,這建議在實際執行上會有困難。區官指,在缺乏客觀指引下,單靠警員自行判斷一名人士的外觀,是過於主觀,並會降低警方效率,甚至會引來投訴。

但區官同意,男警為申請人進行全裸搜身,表面看來是侵犯了申請人的私隱權及尊嚴,因警方此舉令申請人感侮辱及尷尬。但區官同時強調,有關權利並非絕對,須受到法律限制,囚犯的相關權利亦因保安理由相對減少。

區官續指,有關通例只是一般規例,警方及懲教署有酌情權視乎情況,決定如何為跨性別者搜身,以保障他們的人權。區官建議警方應考慮向前線警員提供指引,以讓警方為未完成變性手術的跨性別者搜身時能跟隨。區官指,有關指引應提供相關客觀因素及情況。

區官強調,監獄屬高度設防的地方,懲教人員須考慮監獄的保安、秩序及紀律。由於申請人擁女性性徵,區官認為懲教人員擔心申請人會遭男囚犯騷擾,是合理不過。同時,因申請人未完成手術,仍擁男性性器官;區官指懲教人員擔心容許申請人與其他女囚犯同囚,會對女囚犯構成危險,亦合乎常理,故並不涉及歧視或違憲。

區官續指,懲教人員因申請人仍擁男性性器官,及身分證明文件上的性別,安排男性人員進行搜身,沒有不合理之處。另當時申請人亦沒有要求女性人員搜身,對於申請人要求留長髮,署方也有配合。

至於在申請人提出接受賀爾蒙治療後7個月,才獲安排治療,區官指,懲教署本應毋須待醫管局轉介,可直接安排申請人接見精神科醫生,大幅縮短等候的日子,故裁定署方失責。由於申請人只是部分勝訴,遂可獲三分一訟費。

申請人指法庭未有盡力保護跨性別者

於2015年獲釋的申請人Navarro Luigi Recasa透過律師表示,認為法庭今天的判辭,未有盡力停止有關部門不合當對待跨性別者。申請人指她雖為所犯的罪行入獄,但不代表她不配有尊嚴及受尊重的待遇,目前正與律師團隊研究判辭,考慮下一步行動。

代表申請人的帝理何律師行表示,判決雖向尊重跨性別人士的權利邁進一步,但這對跨性別群體來說,只是一個部分勝利。律師行指現有針對跨性別被羈押人士的政策,徹底地剝削他們的尊嚴,及將他們放在危險的處境。

其他報道:高永文不參加立法會九龍西補選 欲專注臨牀及義務工作

其他報道:【律政中心縱火案】74歲被告申保釋被拒 頭撞犯人欄:你畀我死咗佢啦

其他報道:脊醫涉非禮女病人判囚15個月 申保釋候上訴被拒

 

相關字詞﹕跨性別 司法覆核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