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指前CEO擅發逾百萬花紅 星晨旅遊入稟索償 (13:12)

星晨旅遊前行政總裁宋衛民被指於2016年至去年間,未經母公司同意下,擅自發放逾百萬花紅予員工及自己,並擅自批核自己的車費及其他工作開支,未有交出以信託形式持有的債款,及擅自增加公司醫療保險的承保範圍等。星晨旅遊認為宋失職,令公司蒙受損失,日前入稟高等法院要求宋賠償。

原訴為星晨旅遊有限公司,被告為星晨前行政總裁及董事宋衛民。

原訴於入稟狀指出,被告自2010年10月起獲委任為公司董事,並於2012年7月起出任行政總裁。原訴指被告負責管理公司日常營運,並須向母公司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匯報。

原訴力陳被告5項失職行為,包括2016年4月至2017年7月間,在未經母公司的同意下,擅自發放101萬花紅予自己及員工。原訴指,發放花紅是為了讚賞及鼓勵員工的表現。惟被告未有在員工評價上附有任何客觀準則,原訴亦認為被告未有根據員工表現便發放花紅。

原訴續指,2016年至2017年間,原訴生意額下跌,故需節省開支。2016年4月,原訴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期及扣減薪金,而被告的薪金亦被扣減。原訴認為被告擅自發放花紅的做法,是罔顧公司的財政狀況,及未有為公司爭取最大利益。

原訴又指,被告於2016年至2017年8月,錯誤地向原訴索取14萬多元的工作開支。2017年4月,原訴向深圳市天泰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收回人民幣58,885元債款,但因一些原因,原訴讓該旅行社將還款存入被告戶口。原訴指,被告只是以信託形式持有債款,但被告未將款項交還。

原訴亦指,原訴一直有向員工提供醫療保險,惟被告於2017年,擅自增加承保範圍,以讓自己及親屬得益,令原訴蒙受5500多元損失。除此之外,原訴亦認為被告將一輛公司私家車以低於市價售出,令公司蒙受損失。

2017年9月,花樣年為原訴進行核數,發現被告部分失職行為。2017年10月30日,花樣年發出通告即時暫停被告所有職務,並於2017年11月7日要求被告自行辭職。

據報道,宋早前已入稟勞資審裁處向星晨旅遊追討逾42萬元欠薪、代通知金及有薪假期,案件今提訊;星晨亦表示會提出反申索。

其他報道:被控襲擊珍惜群組成員 梁國雄拒裁判官杜浩成審理

其他報道:本港首宗共享單車奪命車禍 青年留醫1天不治

其他報道:指外傭假日聚集影響衛生 容海恩:有人有這感覺不出奇

相關字詞﹕星晨旅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