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朱經緯案】朱指當時唯一考慮施棍力度 無可能考慮擊中肌肉位置 (15:11)

退休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在旺角執勤時涉嫌以警棍毆打途人頸部,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受審。朱今天作供稱,認同警隊會提供使用警棍的訓練,包括講及警棍的擊中身體的什麼肌肉位置,是有效及醫學上安全的,包括大腿外側、大腿內側前方位置、胃的底部、前臂及踁骨位置。控方問他是否同意,警方亦有教授關於如何找出這些位置,令該些位置短暫、臨時失去功能,朱答「(控方)notes揸住,緊係啱啦」。

其他報道:【網上熱話】汽水12罐、8罐裝價格有玄機? 網民腦筋急轉彎

朱同意,指引中提及的這些部位,並不包括頸部或背部。控方問他,根據指引,鄭當時的抗拒程度屬於多少。朱答稱,當時是非一般的環境,如果要根據指引評估「個時咩level,呢個咩level,簡直無可能」。他強調,當時唯一考慮的只是施棍的力度,「當時情況你唔會考慮嗰組肌肉,呢組肌肉,係咪啊?」

朱同意,他是在鄭仲恒移動期間擊中他。控方遂指出,相片中不見警棍的擊落點,而朱亦不能講出擊落點。朱不同意,並稱他擊中鄭的背部,亦相信警棍絕對沒有擊中其頸部。朱又自行指出,「我淨係知道,佢去到地鐵站時,第一時間影手臂(傷勢)既相,但無影頸」。

惟控方指出,片中可見鄭被打中後即時按住頸部。朱則反指片中亦可見,有一人被他用警棍打身後卻用手抱頭,「點解佢唔按住個身呢?」控方則指他拒絕承認有擊中鄭的頸部,是因為擊中頸部屬於未經批准使用的武力,朱否認。

控方指出,朱是因爲憤怒而不顧後果地向鄭揮動警棍,亦沒有合理因由而有需要用警棍,而朱所指鄭的「aggresive」及不服從的行為.是事後才編作出來,朱全部否認。朱又指,自己是真誠相信他有權這樣使用警棍。

朱經緯作供完畢。辯方早前表明將傳召兩名證人,包括警務處助理處長許鎮德,今天辯方突然表示,只會傳召一名警員出庭作供,到下午再開庭時又即指,不會再傳召證人,亦沒有其他證據呈堂,控辯雙方將會在下星期一呈交結案陳辭,裁判官表明當天不會有裁決。

其他報道:控方稱事主被困人群非暴徒 朱經緯:Sorry囉,我點分得出

其他報道:三級火工廈未解封 萬隻大閘蟹凶多吉少 貨主嘆停電損失慘重

其他報道:20年港區人代生涯寫句號 譚惠珠自評稱職無偷懶

相關字詞﹕朱經緯案 編輯推介 朱經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