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朱經緯案】否認以武力罰事主 朱稱無可能用武前先警告 (13:16)

退休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在旺角執勤時涉嫌以警棍毆打途人頸部,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受審。朱今天作供稱,稱當時一大群人衝擊警方防線,「邊個係行人我點知啫?」朱又指當時在惠豐中心對出的人群約300至400人,有足夠警力可以加強防線;惟他到達上海商業銀行對出的行人路時,保守估計有約500至600人,而他帶去支援人手有限,所以選擇使武力驅散人群。

其他報道:【網上熱話】汽水12罐、8罐裝價格有玄機? 網民腦筋急轉彎

控方再次問他到達銀行外行人路多久後,看到事主鄭仲恒,朱經緯雙手放在頭上,貌似十分苦惱地答:「咪答咗分半鐘囉」。

朱又同意控方所指當時鄭是最後一群人的其中一員,亦正向旺角新之城方向離開,但由於人多,離開非常困難,惟指他對鄭使用武力「並非因為佢唔走」,而是因為他不順從(non-compliant)及反抗(resisted)。

主控遂問到為何對前兩名途人揮動警棍是由左至右,但對另一名途人則是由右至左揮動,朱回應指當時情况混亂「宜家喺court(法庭)pause(暫停)咗鏡頭問我點解咁做,我答你唔到」,只知當時有這樣的需要使用武力。朱在裁判官查問下澄清,由右至左,或左至右揮動警棍是本能反應,沒有特別原因要對另一名途人由右至左揮動警棍,而使用的力度亦經過計算。

朱續稱,對該途人使用武力是「split second decision(瞬間的決定)」,用作加強要求對方服從指示的信息,而當時對方服從後,他已立刻停止使用武力。控方問朱在使用武力前,有否先作口頭警告,朱指沒有亦沒可能做到,須看情况而定,「做得到我哋先做」。

控方又質問朱對鄭揮動警棍,是否因為想懲罰他與朱的同袍對話,朱表示「我唔會用武力懲罰人」,惟其後又稱「我打佢背脊呢個係事實」。

其他報道:控方稱事主被困人群非暴徒 朱經緯:Sorry囉,我點分得出

其他報道:三級火工廈未解封 萬隻大閘蟹凶多吉少 貨主嘆停電損失慘重

其他報道:20年港區人代生涯寫句號 譚惠珠自評稱職無偷懶

相關字詞﹕朱經緯 朱經緯案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