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朱經緯案】控方稱事主被困人群非暴徒 朱:Sorry囉,我點分得出 (12:22)

退休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在旺角執勤時涉嫌以警棍毆打途人頸部,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受審。朱經緯今表示,他認為事主是衝擊的暴徒之一,惟控方指出事主早前作供則稱他是被困在人群中,朱回應:「Sorry囉,如果佢夾左中間,我無辦法控制」,朱又稱「法律嘅base一直喺我嘅心入邊」。

朱經緯在控方盤問時表示,案發當日即2014件11月26日,他當日執勤的任務是要確保執達主任能根據禁制令完成旺角區的清場工作。控方問他,是否知道禁制令提及要保持暢順的是道路而非行人路,朱答「當然我明白啦」。

控方遂問朱是否同意,當他第一眼見到事主鄭仲恒走在上海商業銀行外的行人路時,鄭並沒有違反禁制令。朱稱部分同意,但強調如果人群成功佔馬路,他們就會涉及刑事蔑視、違反禁制令,加上他亦覺得眼前人士亦已干犯行為不檢(disorderly conduct)或其他罪行,因此他要使用武力,防止罪案發生。

控方問朱,當晚之前是否認識鄭仲恒,朱答「我到宜家都唔識佢」。裁判官聞言即問「可否只是回答問題?」,朱遂解釋「嗰晚之前,從來未見過佢」。

控方隨即問朱,是否代表案發當時他根本不知道鄭是否附近居民、途人或是示威者的人員。朱同意,但他表示當時是根據《公安條例》執法,包括有權使用武力去封路,又或在封路後使用武力,以驅散群眾。

朱強調,就案發地點、上海商業銀行外行人路的人群,在他眼中是同一類人,他亦沒有時間問「你係咪行過啊、你係咪路人」。惟控方質疑,朱是否是在事後為合理化其行為,才在庭上引用不同的法例,還是他當晚使用警棍前有所考慮。

朱遂指,警隊一直有教授驅散戰略,「法律嘅base一直喺我嘅心入邊,係唔需要之後去睇」。裁判官問,朱是否指相關法例已在其腦海中,朱同意並稱執法要有法律依據。控方遂問,朱是否只是腦海中有對法律有一個概括的認識,但使用警棍那一刻不會有特定條款在腦海出現。朱同意。

朱表示,他當時視鄭仲恒為衝擊防線的暴徒之一,並稱相關影片可見有一群人躲在銀行外的櫃員機,該群人才是真正的路人,「唔信可以播返片」。控方遂指出,鄭在庭上亦提及過,鄭只是被困在該人群中,而非衝擊的人群,朱答:「我點分得出呢?」

控方質疑,朱假設鄭是衝擊的人群之一,是一個沒有合理基礎的假設。朱否認,並指人群聚集需時,鄭有很多機會離開。朱又稱:「Sorry囉,如果佢夾左中間,我無辦法控制」。

其他報道:20年港區人代生涯寫句號 譚惠珠自評稱職無偷懶

其他報道:稱港足友賽國歌嘘聲較小 足總副主席:喊「去廁所」無聊幼稚

相關字詞﹕朱經緯 公安條例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