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蠔涌爆炸品案】辯方促陪審團不應對年輕人有偏見 「不可能永遠都是有可能的」 (19:21)

前年6月,警方在西貢蠔涌亞視前廠房搜出懷疑爆炸品,5名男子其後被捕,被控以串謀製造炸藥及管有炸藥共5罪。辯方今天陳辭時指出,刑事情報科警員均見到被告在廠房走動,惟所有警員均錯過了案中所有最重要的關鍵時刻,即試驗爆炸品。辯方質疑,前年5月警方根本沒有見到所謂的煙火效果,否則當晚不會放棄行動。

相關報道:【蠔涌爆炸品案】隔2個月補詳情 辯方質疑警員修飾口供

代表第三被告的外籍大律師莊希施指,陪審團不應對香港的年輕人存有偏見。本案中曾提及「全國獨立黨」,但不少港人都被「獨立」二字嚇怕,因他們都深怕會被北京打壓,他們遂向年輕人作出報復。

惟大律師指,年輕人永遠都是對的,因為他們沒有利益考慮,沒有什麼可失去,目標亦非常清晰。雖有些教授在電視上指學生不應談論「獨立」,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但大律師指出「不可能永遠都是有可能的」(Impossible is always possible),要求陪審團公平地審判被告。

大律師續指,本案中已確認有線人向警方提供情報,惟他從未上庭作證,辯方沒有機會作出盤問。因此,辯方不知道線人向警方提供了什麼情報、如何或何時提供情報。

雖然第5被告曾在錄影會面中稱,第3被告成功研製了「10個8個」煙霧彈,惟警方至今仍未成功起回任何一個。但卻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跟蹤被告,大律師在庭上以廣東話斥警方「小題大做」。大律師亦質疑,假如警方於前年5月27日的確曾見廠房有閃光或白煙,何以當時不直接行動,再以廣東話指控方「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第四被告的代表大律師姚本成陳辭時則指,控方一直提及第4被告曾連同其他被告報讀電子課程,惟一個年輕人與朋友一同報讀夜校乃是正常不過的事,控方亦無法指出報讀課程與本案的關係。警方亦從未在第4被告家中搜出任何化學物品,也無法在他手機取得任何與本案有關的文件。

控方早前讀出以第4被告名字登記的電話號碼通話紀錄,並指他曾於5月28日凌晨致電第3被告。惟姚大律師指出,控方無法證明當時是第4被告使用該號碼。姚續指,若警員於5月28日凌晨確曾在前廠房見到閃光或煙,警方當晚根本不會放棄行動。而所有出庭作供的警員均無法說出任何被告離開廠房的時間,亦無法說出首被告離開時有否手持膠箱。

控方根本不能確定警員於前年6月14日在廠房檢取的膠箱,等同首被告於18日前手持的膠箱一樣,因為無人能排除這18日內有人曾手持同一膠箱到現場的可能性。而且專家證人亦無法肯定警方聲稱的煙和光,等同煙霧彈所發出的煙火效果。專家證人亦不能肯定該些閃光,有沒有可能只是電筒的光線。若專家證人都有疑問,陪審團又豈能確定被告串謀製造煙霧彈。

被告依次為陳耀成(36歲)、鄭偉成(31歲)、彭艾烈(24歲)、胡啟賦(23歲)及文廷洛(26歲)。聆訊下周一續。

其他報道:【朱經緯案】朱稱揮警棍看似「好快好狠」實則「點到即止」 官指片段清晰見到案發動作阻庭上示範

其他報道:【DR誤殺案】月入20萬元 第三被告否認置自身利益先於事主 庭上哽咽:無想過有致命風險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亞視 蠔涌 全國獨立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