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朱經緯案】朱稱揮警棍看似「好快好狠」實則「點到即止」 官指片段清晰見到案發動作阻庭上示範 (17:14)

退休警司朱經緯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在旺角執勤時涉嫌以警棍毆打途人頸部,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受審。朱經緯表示,他向事主揮動警棍的動作「好似好快、好狠咁,但個力度其實係點到即止」。他又稱只是擊中事主背部,因故意擊中頸部屬「致命武力」,他不會冒險這樣做。

相關報道:【朱經緯案】官3次問警用警棍時有否接觸群眾身體 朱先否認後稱見不到整個現場

朱經緯指出,他當時看到聚集在上海商業銀行外群眾,評估過形勢後,認為參與者已可能干犯參與非法集會等罪名,故決定要以武力驅散他們,並大聲向下屬表示「驅散佢哋、驅散佢哋」。朱強調當時真誠地相信若不用武力,是不可能達至他認為的合理驅散。

辯方其後播放當日片段,可看到朱先後以警棍揮向4人,包括事主鄭仲恒。朱指當時看到該4人均「差唔多唔願行」,才會使用武力逼使他們。

惟裁判官表示,片段可看到他們均有向前行。朱表示,當時片段拍不到的其他人均在警員驅使下很快散去,但該些人則在「慢慢行」,由於保持驅散的節奏至為重要,才會使用武力。

朱又強調,當時僅以警棍擊打首兩個途人的背包,「係一種裝腔作勢,令佢哋有壓力,盡快離開」。至於第三個途人,朱指當時他不合作,沒有盡快離開,所以從片段可看到很多警員均有對他使用武力,他更曾一度被推跌在地。

朱指出,案發前事主鄭仲恒曾對一名警員作出「侵略動作」,他又即場示範該動作,即是在向前走的期間,突然移動上身望向該警員。朱指出,「由表情同身體語言就有咁嘅(侵略)動作」,他相信鄭當時是要挑戰該名警員,因此即時反應是要使用武力,迫使他合作。

辯方及後向他展示呈堂警棍,要求他示範他當日使用武力的動作。朱手持警棍之後,辯方特意提醒朱要保持冷靜,「calm down, take a breath(冷靜、深呼吸)」,並要求他展現當日他揮棍的力度、節奏等。惟裁判官即指出,呈堂影片已清晰可見其案發時的動作,沒有必要叫朱示範,遂收回呈堂警棍。

朱進一步解釋他當天的行為,他指因為位置角度問題,他只可以由上至下揮舞警棍。朱表示,他明白到該警棍「好硬凈」,如果有人被擊中可引致一定傷害,故他當日的動作「好似好快、好狠咁,但個力度其實係點到即止」。

朱又指出,當時的力度是中等,他亦只是擊中鄭仲恒背部,而非控方指出的頸部。朱表示,故意擊中頸部是屬於「致命武力」,他不會冒險這樣做,否則「可能我而家喺高等法院受審,可能我永遠都退唔到休」,因此他「直情諗都無諗」要擊中鄭頸部。聆訊明續。

相關報道:

指旁觀者受影響突然參與佔領 朱經緯:視示威者與路人為整體

稱群眾「兇暴壓埋嚟」 朱經緯自言曾想「膝撞、飛肘」 警員自發用警棍

朱經緯自辯:若當初知要上庭為自己辯護,寧願容許示威者佔領馬路

相關字詞﹕朱經緯案 朱經緯 警察 警棍 襲擊 佔領 法庭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