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蠔涌爆炸品案】第3被告稱被捕後遭警多次毆打 呈堂照片見臉膊受傷 (16:46)

前年6月,警方在西貢蠔涌亞視前廠房搜出懷疑爆炸品,5名男子其後被捕,被控以串謀製造炸藥及管有炸藥共5罪。第3被告彭艾烈供稱被捕當日曾遭警員拳打,亦有警員捏其私處。醫療報告指被告面頰、頸及手臂等有擦傷,耳朵中間流血。被告聲稱被襲後48小時,律師曾為他的傷勢拍照,從呈堂照片可見其面部有明顯擦傷、耳朵有血、右膊有瘀傷等。

相關報道:稱曾拒絕一男子製煙霧彈要求 第3被告:被捕後疑對方是警線人

彭艾烈續供稱,前年6月14日,他與次被告鄭偉成進行燒焊試驗後,兩人執拾物品離開。他稱自己當日首次到蠔涌,故四周視察哪裏有出口。其間,他與一名男子四目交投,男子隨即「閃」回大廈內。數秒後,一大班人從不同方向衝向他,大叫「警察,咪走」,他今表示「但我都冇走」。

他不記得該批警察的外貌,只對其中一名頭戴長草假髮、面部塗上深色、身穿迷裝衣服的警員有印象,因該警員衝向他時,頭髮「彈下彈下」,故他特別有印象。他當時舉高雙手,叫警員冷靜,惟警員隨即大力箍着他。

有警員突然用頭套蓋着他的頭、按低他,令他雙膝着地,他又指該班警員從未出示委任證。警員將他帶去另一地方,相信是要將他和鄭分開。他因不想與警方對話,遂佯裝不懂中文。

他說,當刑事情報科警員到達後,警員要求他說出手機的解鎖密碼,他沒有理會,警員分別4次毆打他。有女警邊以粗言穢語指罵他,邊用硬物打其耳朵,令他的耳朵流血。另有警員用膝頭跪在他的頸部,令他無法透呼吸。

彭艾烈又說,有警員恐嚇他,稱已拘捕其他同黨,已有人會指證他。警員要求他轉做污點證人,更提出可特赦他,又問他誰人是幕後操縱人。他沒有回答,警員隨即打及捏其私處。被告其後要求送院檢查。

其他報道:兩警涉泄密助疑犯應對謀殺案調查 廉署庭上播監聽錄音

其他報道:私人屋苑內燒炭 中年漢涉企圖自殺謀殺被捕 與兩子同送院

相關字詞﹕蠔涌爆炸品案 蠔涌 亞視 警察 毆打 法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