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兒科醫生陳以誠涉失德繼續聆訊 病童母指覆診未拆開包紮查傷口 (15:41)

有「兒歌醫生」之稱的兒科專科醫生陳以誠,2009年為當時14個月大男嬰治療手指割傷,其後男嬰傷口感染,致右手半隻無名指壞死切除。事隔8年,醫委會本月重新召開紀律聆訊,陳被控3項專業失德罪。

其他報道:【多圖】膠樽泵頭藏彈弓難回收 製成可愛小鳥盼走進潮流 推動乾淨回收

聆訊開始前,辯方律師指,2009年由浸會醫院發出的住院證明為手寫過底紙,當中有關句子提及"another laceration on the wound"(另一裂傷在傷口上),控辯雙方就此有矛盾。控方指,another laceration二字,遭人加強力度寫上,加深字眼;辯方則指,當時陳是刪去another laceration,在字眼上改為with Dermabond「黐膠」治療(皮膚粘合劑治療),故陳不涉及欺騙保險公司。為查明文件上的用字,辯方申請將文件轉交法律文件專家分析,控方則指聆訊已經進行一半,質問為何現時才找專家分析。經商討後,委員會批准辯方申請。

病人的母親林女士今日接受委員會盤問,她指因寓所有一扇趟門鐵閘,鐵閘有些小洞,當日兒子坐在嬰兒車上,她未有留意兒子將手指放在鐵閘的小洞裏,故拉鐵閘時兒子連人帶車遭拉動,其手指勾脫一塊皮,因而受傷求診。男嬰在浸會醫院留醫3晚後,2009年8月13日出院時,醫護人員沒有特別教導她如何保護手指,只說「唔好搞隻手指,唔好濕水」。出院回家後,她特別照顧兒子,避免兒子弄到傷口,為避免傷口受感染,亦甚少帶兒子外出玩耍;幫兒子洗澡時,會先用保鮮紙將整個右手掌包起,再加一膠袋套住右手,並另找一人協助;洗澡期間將兒子受傷的右手舉起,避免沾水。她指兒子受傷手指的繃帶出院後沒有鬆脫過及濕水,也不覺「污糟」。而出院至返回陳的診所覆診期間,兒子的手指愈包愈大,受傷的右手無名指的第二節關節,由最初仍可移動,之後動彈不得,只可以「整隻手指動」,指尖位置亦由最初見到一點指頭,變成「一個窿仔」,到後期完全封頂,完全看不到指尖。

林女士稱,兒子出院後手指曾出現紅腫及水泡,並將情況告之陳,但陳在2009年8月15及18日覆診中,均沒有拆開傷口包紮觀察,至21日拆開時始知傷口情況。

醫委會暫代主席麥列菲菲詢問林女士為何事隔多年,仍記得事件細節;林女士聞言一度停頓未答話,其後哽咽道:「我都不想記得,但係講唔到畀人知,拎唔到公道」。她指為了事件,她做了很多事,事隔8年有些細節亦已混亂,所以只能盡量記起。

控方今日傳召專家證人骨科醫生林迪基作供,林指涉事男童使用的繃帶,為骨科外科醫生經常使用,當中有不同尺寸,由2厘米至10多厘米不等,視乎病人傷口大小而決定用哪一種,沒有分成人與小童。而涉事男童曾使用的Dermabond(皮膚粘合劑),雖可令裂傷的傷口癒合,可與縫針同時使用,但不能取代縫針,亦不能接觸水,太濕、太大範圍的傷口亦不合適使用。據多份醫療報告指出,男童當時的傷口由6毫米至15毫米不等,而一般14個月大的男童手指長度約3.5厘米,故總括多份報告的平均數,男童當時的傷口約1厘米,屬大範圍,他個人不會只使用Dermabond治療。

林醫生指一般而言,如病人接受某種治療逾4日,傷口癒合未見有效,醫生會拆開包紮了解情況,再研究其他治療方法;他又表示手指受傷很難處理,因有神經線、組織和血管等,故除了治理傷口,通常會另加夾板固定位置。

聆訊下午繼續。

其他報道:快運委託康泰新華24小時內通知旅客 若接受新航班安排可直接出發

其他報道:旅遊界料超級黃金周每天300內地團訪港 稱受惠於中港氣氛平和

其他報道:市區去迪欣湖被索1700元 遊客遇黑的報稱遇劫

相關字詞﹕兒歌醫生 醫生失德 陳以誠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