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劉曉波病逝】社工羅湖橋讀《零八憲章》被帶走 憶公安搜fb見「雜種」橫額憤怒 (22:04)

去年曾經參加立法會新界西選舉的基督徒社工呂智恆,昨晚在羅湖橋中央宣讀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零八憲章》和向法庭遞交的陳述文章《我沒有敵人》,其間被深圳公安帶走,至今日凌晨獲釋。呂接受《明報》電話訪問時表示,公安審問他期間談及劉曉波時「仍頗客氣」,但聽到他曾參與「佔領中環」,即開始愈來愈不友善,及後發現他曾掛「港人自主,雜種過主」橫額時更顯憤怒,甚至隨時可以「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相關報道:社工羅湖橋讀零八憲章被公安帶走 深夜返港報平安

呂智恆今晚接受本報電話訪問時表示,他昨晚約7時15分在羅湖橋中央宣讀《零八憲章》等,當時「出咗(香港)羅湖閘,未過深圳閘」,即技術上已離開香港境,而未入境內地。他行動時先有一名香港警察上前問話及制止,指他會在該處會停留會阻礙別人,並指因該處是禁區,香港警方會協助執法。該警員之後請示上級,其上級到場後與呂溝通,呂同意向深圳方向移動,警方即通知公安。

呂指他獲香港警察「放行」向深圳方向後,很快被約10名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帶往深圳站羈留室。他當時沒有手表或手提電話,估計自己在羈留室「坐了約2小時」,之後被押往深圳公安局,由他從羅湖橋被帶走,到被押往深圳公安局期間,「完全無做入境手續」。

呂智恆表示,帶走他的公安起初「非常客氣」,審問初期甚至公安問及劉曉波時,態度仍算客氣,呂認為公安「對劉曉波不是仇視」,只是他們「當打份工」,在公安眼中,劉只是「犯咗法就要拉」。不過,當公安得知呂智恆曾「至少參加過一半」「佔領中環」後,審問氣氛開始緊張。公安之後在facebook搜尋到呂的專頁,得知他曾直播在羅湖橋被帶走的情況後更大為緊張,並發現他當時並非獨自一人,即「千方百計」想問出其同行友人身分,且態度「愈來愈不友善」。其後公安發現他曾參選香港立法會、在香港警察總部方的天橋掛上「港人自主,雜種過主」的橫額等,更是「超嬲,憤怒到頂點」。

呂智恆表示,公安其後「半暗示」他若不簽悔過書就不能離開,他本已打算若公安不讓他離開就會絕食,但擔心若完全不配合公安要求,對方無可奈何時恐會「搞」其家人或朋友,故表現得「合作」,結果先後寫了4封「諷刺中共」的悔過書,例如「我錯了!中國冇言論自由,我會繼續本着良知做人」,公安則罵他「玩嘢」。

呂指最終公安「因不想引起港人關注」,決定放人,他約於今日凌晨1時離開深圳公安局,由公安以私家車押送到皇崗巴士站,目送他上車,確認他返回香港後才離開。

被問到會否再次過境內地,呂智恆指這不是其「首先計劃」,但指若之後有令他覺得值得的事情,不排除會硬闖過境。

警方回覆查詢表示,昨晚約7時20分在羅湖管制站發現一名35歲姓呂本地男子於香港管制區域內停留及展示標語,警方曾發出口頭警告指不可逗留,男子被警告後已離開香港境,當時無拘捕任何人,亦無沒收任何橫額或標語等道具。

其他報道:內地情侶上周來港首聞劉事迹:中國不容許人人是劉曉波

其他報道:英密件:李嘉誠89年有意入英籍 戴卓爾夫人允責成大臣商討

相關字詞﹕呂智恆 社工 羅湖橋 劉曉波 劉曉波病逝 零八憲章 我沒有敵人 深圳 公安 警察 禁區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