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短片+多圖】本地插畫家妙筆手繪工程燈 化身閃亮「小人兒」點綴社區 (18:47)

香港觀星不易,但一閃一閃的地盤工程燈轉角就有。有本地插畫家將工程燈「擬人化」,畫成不同角色,為街道加添藝術生氣。

對Kila Cheung 而言,橙黃色的工程燈,就像人的上半身。今個月初,他自發開始了為期30日的「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計劃,自資購買工程燈,再每天用塑膠彩在燈上畫上卡通帶到社區,至今已有超過20個「小人兒」悄悄地走到街頭與路人見面。

其他報道:滿身黑斑 大馬少女從小被嘲「朱古力曲奇」 參選環姐展自信美

Kila對角色設計無特定想法,隨機將想到的,都會畫在成本低於100元的燈上,讓街道自行為作品賦予生命及故事。「香港有很多不是景點的地方,細心留意其實是挺有趣的」,Kila某天經過西九文化區,發現M+展區還未有藝術品,但地盤圍版倒是隨處可見,看到警示着生人勿近的工程燈,他說:「如果將其畫成人一般的樣子,整個M+展亭感覺會更漂亮,更像一個有藝術文化的地方。」

被放到西九龍雅翔道的「原祖小人兒」是個「小地藏」,Kila解釋,地藏與工程燈的共通點,是兩者都有「保平安」的感覺。「角色會自行告訴我它們的故事,例如我畫了個以笑面口罩掩蓋真正表情的男人,將它放到巴士站後,反而變了『太大塵要戴口罩』」。

Kila續指,與畫廊不同,作品在街上不只吸引藝術愛好者,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人,會因為這些工程燈,與你共享相同經歷。「有人說我為這城市帶來魔法,亦有人告訴我,看到工程燈上一閃一閃的笑臉,自己也笑了,原本的不快都沒有了。聽到這些話我覺得挺感動的。」

不過由於Kila從未向政府或個別業權人申請展示許可,他的社交網站專頁陸續見到工程燈「太大塵已送院」、「去了流浪」等報告,顯示逾半作品已不翼而飛。「在香港找地方很難。你當然想放作品到多人看的位置,但有人就有管理,特別是政府地方,清潔工及管理員未必理解你做什麼,只當你放置『垃圾』而清走它。」

雖然付出的心思轉瞬即逝,但Kila直言「值得」,「作品不見了,就當是送給這個城市吧,我是這樣告訴自己」。

其他報道:過半公眾收費電話 日收不足一元 通訊局檢討或移除

其他報道:【主席訪港】幼園生向彭麗媛獻唱 獲彭贈顏色筆 K1生:佢讚我叻叻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溫情 插畫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