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附新聞摘要全文】許仕仁案4被告終極上訴失敗 判辭解駁回原因 (11:03)

前政務司長許仕仁2014年被裁定串謀新地前聯席主席郭炳江、前執董陳鉅源及港交所前高級副總裁關雄生收受巨款罪成,4人其後不服定罪上訴。終審法院今頒下判辭,一致裁定駁回上訴,郭炳江須即時入獄,服餘下約3年半刑期。

以下為判辭新聞摘要全文:

‧定罪及上訴爭論點

各上訴人被陪審團裁定串謀罪罪名成立,控方指稱該串謀的目的是爲使第一上訴人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爲。各人針對定罪提出的上訴遭上訴法庭駁回,他們再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本上訴涉及的問題是,有關協議是否符合「第一上訴人同意在履行其公職過程中或在與其公職有關的事上作出不當行爲」此項描述,各上訴人辯稱案中並無涉及任何不當行爲的相關作爲,而被指稱構成預定不當行爲的其實只屬一種心態。

‧本院就議題的考慮及對各上訴人面對之控罪的分析

本院參考了香港關乎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爲及賄賂的法律。自從香港於1898年訂立首項針對賄賂的法例以來,斷定一項利益屬於貪污舞弊的要素,乃其目的是爲了獲取不當影響或確保享有不忠誠的傾向。其後的立法發展持續擴大了反貪範圍,但仍一直堅守此概念。

多種不同的作爲及不作爲,均可構成普通法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爲罪行中的行爲元素。然而,構成不當行爲的作爲或不作爲心須與相關公職有關。此項罪行的要素是公職人員濫用公衆對其信任;所涉的不當行爲必須屬嚴重而非輕微,嚴重與否視乎有關公職及公職人員的職責而定。

各上訴人被控串謀犯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爲罪。因此,本院必須着眼控方指稱各人串謀所作的協議的特性。

第一上訴人身爲政務司司長,是香港特區政府的第二號人物。他也是行政會議成員,在政府的政策發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他掌握高度機密的資料,當中涉及與新鴻基地產有着重大利益關係的事情。他同時屬於主要官員行列,因此受限於監管行爲操守及利益衝突的政府規例。

本案的串謀協議關乎第一上訴人收取港幣850萬元,以換取他身爲政務司司長期間對有關人士持有優待傾向。此項交易明顯屬貪污舞弊,其目的是促使即將就任的政務司司長傾向惠及其他串謀者的利益。

各方達成此項串謀協議,乃基於預期第一上訴人將要就任該公職,這協議乃純粹與其將擔任職務有關。第一上訴人一旦收取了與其擔任政務司司長一職有關的款項港幣850萬元,他在就職期間的獨立性將徹底被削弱,他將無法恰當地履行其公職,亦無法獲得信任可如此履行職務。這涉及一項持續的罪行,從他就任之時開始伸延至他在所收款項的影響下擔任公職的整段期間。

根據以上分析,控方指稱的串謀協議是第一上訴人為收取巨額款項將會持有違反公職人員職責的傾向。此項不恰當的傾向極為損害其履行政務司司長的職責,並涉及嚴重濫用職權及公衆信任。

濫用公衆信任是串謀者所預期的,這是非常明顯。當第一上訴人願意處身於如此妥協境地時,他已是作出了一項協議,預期自己在身爲政務司司長期間將持續作出不當行爲。誘使第一上訴人處身於如此妥協境地的款項是在他出任公職之前支付,但這並不代表濫用公衆信任發生於支付款項當時。支付款項的目的,是要確保第一上訴人從就職政務司司長開始,將持續傾向於優待新鴻基地産。當第一上訴人同意在身陷該筆款項造成的「黃金枷鎖」的同時執行政務司司長職務,已屬串謀作出不當行爲,足以構成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爲罪行中的行爲元素。

因此,本院駁回此等上訴。

相關新聞:

【許仕仁案】官:許收款成「黃金枷鎖」 削在職獨立性 無法恰當履行公職

【許仕仁案】終極上訴失敗 郭炳江須即時入獄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許仕仁案 終審法院 上訴 駁回 判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