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六四28年】當年身處天安門廣場 學聯前領袖睹工人中槍亡:我哋一路抬佢,佢血一路流 (23:53)

今日是六四28周年,支聯會晚上舉行維園舉行燭光晚會。1989年學聯代表團成員林耀強上台講述親身經歷,他是當日最後一批撤離廣場的香港學生,憶述六四凌晨,他遇到首個在他手上死去、被士兵槍殺的工人,自己在廣場亦聽到多下槍聲,最終在北京學生保護下離開廣場。

相關新聞:維園燭光晚會支聯會稱11萬人出席 警:高峰期有1.8萬人

林耀強表示,1989年6月4日凌晨2時,當時有一列士兵在天安門城樓下,由西至東向前推進,其間不斷開槍;當時有一輛巴士從東面駛至,試圖攔截該列士兵,但巴士最終停下,士兵即時把巴士司機拉下車,拖到地上用槍柄不斷毆打。當時他見到數名工人十分憤怒,衝出長安大街二三十米,拿着手上的玻璃樽擲向士兵,又叫罵喝止士兵,林隨即聽到連續多下槍聲,當時他仍不為意,詎料聽到有人大叫:「出去救人!」

林耀強跟着大伙兒跑出長安街,當時沒有顧及士兵會否再開槍,跑到工人身邊,「一手扶住佢上身,另一隻手伸去佢背脊托起佢,我生平第一次托住垂死的人,我無諗過係咁重」。他指當時合六七名男生之力,才可把對方背起,「工人係喺正面中槍,托起佢時,佢嘅背脊就好似我哋開水喉咁嘅流水,一路流血,我哋一路抬佢,佢血一路流」。眾人把受傷工人抬到廣場北面,「我望住佢雙眼反白,軟攤喺地上,就斷咗氣」。

對於工人被射殺,林耀強指自己當時呆了一呆,知道軍隊真的入城,而且會開槍射殺手無寸鐵的巿民和學生。當時他不知為何覺得廣場的紀念碑較安全,於是一直留在該處,卻聽到槍聲不斷,由遠到近,而接近清場時,紀念碑亦不斷被槍擊。

直至凌晨4時,廣場的燈關掉,四周變得漆黑,林耀強看到首批五六名穿著迷彩服的解放軍衝上去紀念碑頂層,隨即向天開槍,他與士兵相距僅三四米。當時數名北京同學不發一言走到林的身邊,用身體圍着他,半推半擠地把他推到紀念碑底層。

林耀強稱,此生也不會忘記北京同學跟他說的話,對方一邊推他一邊流淚說,「小強,你們香港人為我們做的已經夠多了,你們要活着回去,把這一切告訴全世界」。同一番話,他又在收留他的大嬸和冒險送他到機場的三輪車伯伯的口中聽到,他稱每次聽見也很沉重,完全感受到北京巿民的無助,面對殘暴的政權,只有很卑微的要求,就是請他們把真相保留告訴全世界。

林耀強指出,28年過去,雖然當時的民主運動被鎮壓,但在抗爭中仍可見到經歷八九民運的一代人的身影,有人選擇遺忘,有人選擇謊言,但他表示,自己選擇堅持,直至平反的一天。

相關新聞:

陳日君指遊行點蠟燭「有用」 堅持港人應為中國人發聲

中大學生會聲明:悼念已到盡頭,六四須被劃休止符 指不參加任何六四活動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六四 六四28年 學聯 天安門 維園 燭光晚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