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母親節專訪】佔中睇電視驚覺兒子涉足政治 不理解但默默支持 羅冠聰媽媽:只求為兒煮餐好餸 (10:34)

立法會選舉年,考慮出選港島區的前學聯秘書長、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在母親節前夕邀約傳媒分享與母親的相處之道。羅的媽媽表示,為兒子取名,本來寓意聰明,但他卻選了當「傻仔」,不去「揾錢」,反而參政,令她憂心。她自言不懂政治,但相信兒子決心為下一代自由奮鬥。作為媽媽,不論母親節或其他節日,她不求一朵康乃馨,但求煮一頓好的,讓兒子回家吃個滿足。

其他報道:黃之鋒等4人涉阻差辦公 辯方律師以黎明為例駁控方 指公眾人物不應受特別對待

「過時過節都喺屋企煮餐好。」跟兒子並排坐在西式咖啡店,羅冠聰媽媽說母親節甚少慶祝,亦不會到這類地方。家才是她主場,廚房是她舞台,羅媽媽說,阿聰喜歡飲粟米湯,「用新鮮粟米,一粒粒剝出嚟煲」。她憶述:「佢細個好黐家,成日都喺屋企」,相比下現在少了回家吃飯,兩母子對望了一下。

50多歲的冠聰媽媽,人稱阿蘭,1999年帶同當時6歲的阿聰由內地來港,跟阿聰父親等家人團聚。當時,她一心想兒子獲得好的教育,長大後找一份工作:「咩工都好,生活平淡就好。」

「無咩特別」、「一般」是羅媽媽常說的形容詞。小時候的阿聰,操行一般,成績一般,「每年見家長,幾分鐘就見完」,日常多數打機、踢足球,但不顯風頭。她形容:「佢生得細粒,多數守龍門,去食波餅,損晒返嚟。」阿聰忙道:「後嚟無守龍門,踢其他位置啦。」「踢前鋒?」阿聰答:「嗯⋯⋯後衛。」

從沒走在最前,在家沒談論政治,即使阿聰考上大學後,說要參加學生會,媽媽都不以為然,「中學佢都有參加,係興趣活動,所以大學都畀佢,點知⋯⋯」,她攤開雙手沒有說下去。

2014年9月28日凌晨,佔領中環行動開始,同日下午,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就是那天,媽媽竟發現電視畫面中,有着兒子的身影,驚覺那「無咩特別」的兒子已跟學運扯上關係,在政治運動中作領頭的一員。

她回想說:「嚇到我,成晚都瞓唔着,啲親友都瞓唔着。佢淨係參加集會都算,我一見到佢喺台上揸咪,就知會出事,有機會畀人拉。如果喺內地,一定拉佢哋先。我喺內地長大,唔駛講都知。」當時阿聰近一個月亦不敢回家,怕媽媽生他的氣,而媽媽斬釘截鐵說:「有,我有嬲佢。」其間,雖然他向媽媽解釋自己的理想,但是媽媽仍是希望他不要當出頭鳥。

拉鋸後,放手的是媽媽。2014年10月21日,當時阿聰作為學聯常委跟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對話前一晚,她在家中跟阿聰說放手,「唔好再畀咁大壓力佢」。即使親友百分百反對,媽媽都擋下來,跟他們解釋香港跟內地不同。她嘆道:「(應付親友)都好大壓力,但無同佢講,驚佢壓力大。」

從那些日子,媽媽多了留意新聞,甚至看立法會直播,由「唔知邊個打邊個」開始慢慢學起。她解釋說:「同埋望下有無發生啲咩事,睇下警察有無拉人。」「揾下有無自己個仔?」她答道:「都係。」

在她眼中,羅冠聰是個傻仔:「佢唔聰明,聰明就唔會參政,而係去揾錢,蠢人先行呢條路。」然而,她相信,兒子的努力是有價值,「係為未來生活好啲,自由啲。」這段日子母子對談多了,她認同兒子的一番說話,上一代人在世的時間不多,但他們這一代,路仍是很長,要去爭取,爭取屬於他們這一代的自由。

養兒百歲,長憂九十九,從小到大,媽媽都會等他回家才睡覺,偶然他晚歸甚至在別處過夜,事前亦會補個電話,讓她安心,從未敢忘。這些年,阿聰多了來電,少了回家,或許媽媽再管不了什麼。不過,她若知道哪一天,阿聰可以早點回家,都會在家準備,跟兒子一起吃一頓熱飯。

其他報道:蔣麗芸斥流會罪在修訂議員」 陳恒鑌指學生「好過佢哋」

其他報道:梁天琦選舉共花75萬 「Lam Aileen」獨捐18萬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母親節專訪 羅冠聰 立法會選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