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李波事件】長平:如社會接受此案 所有港人都會成為李波 (11:44)

內地資深傳媒人、旅德時評作家長平(本名:張平)在《德國之聲》發表題為《綁架案可以隨意撤銷嗎?》的文章,指由銅鑼灣書店案兩名失蹤者返港的事情可以看出,權力如何快速改造個人及社會。長平認為,若綁架刑事案件可以銷案,那麼任何綁匪都可以逃脫法律制裁;而李波、桂敏海等要求外界勿介入事件,又聲言放棄居英權及外國籍十分怪異,「如果這樣可以對社會交代,那麼很難想像還有什麼事情不可以發生了」。

文章提到,涉及銅鑼灣書店事件的呂波、張志平及李波,多次在內地傳媒訪問中,要求警方銷案,而桂敏海亦在中央電視台訪問中表示「不希望瑞典方面介入或干涉我回國的事情」。長平說,這些人失蹤之後,長時間沒有音訊;內地警方透露拘押他們之後,也沒有法律手續,如此,只能被視作涉嫌非法綁架案。而且,失蹤者被脅迫在媒體露面認罪,並作出非同尋常的表態及表演,也符合被綁架者脅迫的特徵。「我不太明白,對於明顯的綁架刑案,當事人可以銷案嗎?如果這樣,那麼任何綁匪都可以逃脫法律制裁,因為他要脅迫手中的人質不報案或者撤案,不過舉手之勞」。

他又表示,「李波在失蹤前數日,在人身自由的狀況下,明確對媒體表示『只要我自己不離開香港,不去大陸,就不會有事』。在他失蹤之後,他的太太也表示『近年我們都好有戒心,不敢去大陸了』。如此前後矛盾,顯然事出有因。香港警方及港府豈能因被脅迫中的家人要求銷案,就撒手不管了?」他又提到,「中共利用法律來打壓言論自由,天下人盡知之。因為出版『禁書』被中國警方綁架,也沒有得到公正的司法對待,比如以正常的法律文書通知家人、允許律師會面等,期待社會監督及所在國關注,乃人之常情」,他質疑桂敏海稱「我雖然有瑞典國籍,但是真切地感到自己是中國人」言論怪異,李波稱要放棄居英權更有違常理。「如果這樣可以對社會交代,那麼很難想像還有什麼事情不可以發生了」。

長平覺得,銅鑼灣書店事件或可以讓香港人更多地理解內地人的處境,內地人不講衛生、不排隊、愛喧鬧、不誠信和易撒謊等等,都被解釋成個人素質問題,李波等人長期生活在香港,深受香港文化和英國文化熏陶,「在高壓之下要變成配合權力肆虐的『內地人』,不過是眨眼間的事。」他指,「內地人一直處於權利被剝奪、命運被安排、生命被威脅的狀況中,而且一直被愛國愛黨教育洗腦,其『個人素質』自然和自由世界的人們不一樣。問題不在於他們是『內地人』,而是懸在他們頭頂的權力之劍。」

他感慨,兩會期間可以看到每個與會者都是「最佳演員」,「很多中國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始終戴着面具……因為在一個被政治謊言籠罩的社會中,真實的生活更容易受傷。」又批評,央視新聞節目被譏諷為「認罪頻道」已廣受詬病,但當權者沒有收斂,更有意擴大範圍,拉更多的媒體入夥,失蹤的書商被內地警方控制,沒有官方安排不可能接受任何媒體採訪,接受安排的媒體除了央視之外,還有澎湃新聞和香港媒體星島日報、鳳凰衛視,「毫不意外,這些媒體除了刊播被安排的採訪之外,沒有同時發表質疑的聲音」。

「如果此案可以被香港社會接受,那麼請不要嘲笑李波,有一天所有香港人都會成為李波,而且比李波表演得更好;也請不要嘲笑星島日報和鳳凰衛視,有一天沒有媒體可以免於被安排,而且為被安排而感到榮幸。」

【包拗頸頂心杉 原來佢係......】家長投訴子女:「我叫佢去東,佢偏要去西,專同我作對,正一頂心杉」,大家可能以為這些孩子只是特別難教,殊不知原來子女已患有ODD(對立性反抗症),若果再跟他硬碰硬,隨時令他愈來愈反叛,長大後可能會變成反社...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Tuesday, 29 March 2016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