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評論】柴文瀚:韓台兩地拒絕袋住先 終見輝煌民主成就 (18:30)

歷時近兩年的政改工作,終在建制派集體離場下,以一幕無稽畫面劃上句號。票數為28票反對,只有8票贊成的「一面倒」結局。即使中央立刻發出接近一字不改的預設立場稿回應,但相信北京政府,日後各類宣傳,再難以「少數議員否決,拖累香港民主發展」為主調。

威權下的執政陣營,在社會經濟及教育程度高速發展下,要處理公眾自發動員求變時,典型手法是軟硬兼施。除一方面組織保守力量,動員民間聲音平衡外,也會在壓力太大時,嘗試提出所謂「改革方案」,但前題是確保能繼續執政。由於社會在政制轉型期的對立強烈,不少中間群眾,都會寄望那些所謂改革可盡快落實,令社會重返昔日安定。

80年代的韓國,出現內戰停火後最激烈的對立,民眾不惜以公民抗命爭取恢復總統直選。軍事政變上台的總統全斗煥,深知「小圈子選舉」難以長存,提出政治改革,只能改用議會內閣制,取代總統制,欲借其民主正義黨長期控制國會多數,力保執政地位。(請往下繼續)

【又一個哭了】林健鋒說,事件令建制派議員面對內外指摘,要向大家說聲對不起。(有線新聞畫面)報道:http://goo.gl/E8n60v【葉劉憶述錯失投票激動落淚:好難過好遺憾】http://goo.gl/b4IG9k【葉劉稱「唔...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6月19日

當時的討論,彷如本港早前由候選人「出閘」門檻分歧,發展至應否「袋住先」。免得錯過千載難逢的普選機會,在野新韓民主黨總裁李敏雨,於1986年平安夜提出七項跟執政陣營和解,接受議會內閣制的要求。但他卻又避重就輕,把最關鍵的議會選舉制度留白,聲稱日後可再商議,其他重點更落在保障人權,和確立地方自治等較虛無配套。黨內如金大中及金泳三等重量級領袖,表明無法接受如此「袋住先」妥協,朝野協商失敗。反而,半年後爆發全民起動的「六月抗爭」,最終迫使威權政府屈服,恢復總統直選 。

90年代初的台灣,解嚴後撤銷黨禁及報禁,並經歷如「野百合學運」等大型社會運動,民間力量漸見壯大。1990年的「國是大會」已認定總統民選方向,但執政國民黨內菁英,舊派主張沿用憲法規定,普選國民大會後再「委任直選」總統,確保延續管治;新派跟在野民進黨則認定「公民直選」制度,雙方鬥爭不斷。民進黨推動街頭抗爭,即使公眾主流對多年政制爭議甚感厭倦,但李登輝帶領的國民黨新派與民進黨,最終在制度上確立「公民直選」並無妥協空間,暫用間選制度根本不在議程。

韓國及台灣已實施民主制度超過20年,踏入成熟階段,證明政治妥協若無制度配合,單靠講求信用,深信日後「袋住先」可循序漸進加以完善,根本不可解決組織內部分歧和社會求變壓力,暫且平息風波也非長治久安。至今仍在嘆息香港錯過2017普選特首的一方,應細想為何反對力量,在爭議中聲勢越來越浩盪,人數越來越多。

撰文:民主黨中委 柴文瀚(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仍然自由自我】田少認為,建制派沒有所謂「領袖」,如果有政黨認為可以「領導」自由黨是一廂情願。(劉焌陶攝)報道:http://goo.gl/5DHznW【田北俊:向外媒解釋僅8票有難度】http://goo.gl/0OBYn0【上...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6月18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政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