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評論】柴文瀚:港中關係論述失敗 建制責任最大 (15:08)

近年在維園的六四紀念活動,參與人數曾屢創新高,但「建設民主中國」及「平反六四」等支聯會基本綱領,竟再成爭議。其中原因,相信是港中關係轉差,香港本土意識高漲,港人漸對中共政權絕望等,致令導火線引爆。

瀏覽「公民教育委員會」網站的「國民教育」專頁,資料多數早在三年前上載,主要內容為中國起飛、國旗國歌意義或中國名山大川等硬銷項目。涉及近代歷史的,只見停留於「五四運動」及「辛亥革命」等清末民初時代;而極具爭議的香港與中國關系,甚至台灣現代史卻避而不談。

中學高中課程指引中,中國歷史科思維停滯於港英年代,徘徊在「培育個人對社會、國家及民族的責任感」,以及「建立民族認同感」等廣闊理念,內容雖已觸及八九十年代過渡期,但只見以北京為核心,忽略台北或香港等地互動研究。如中國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席位,竟以中共偏頗觀點演繹為「中國重返國際舞台」,忽略客觀史實,只是北京取代台北,令港人難以理解;又如「六四事件」及「香港前途談判」等爭議,更往往是老師與課本各自表述的鬧劇。

課程脫節,加上近年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不論經濟、政治或文化上都見激烈競爭,令兩地民眾透過互聯網,各築圍牆,自行論述,並就相關社會衝突互相攻擊。可是,不論香港或大陸的建制陣營,卻仍在「兩地一家親」的甜夢中,無法提出有效回應本土意識高漲的新論述,誤當港人民族認同感,屹立2008年巔峰不倒。在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一役,接近全軍覆沒,反效果至今無法揮除。

即使泛民陣營,也未見完全受惠於建制不足,中年骨幹在港中關係上,跟建制視野更是貼近,無法掌握急速社會轉變。不少思維仍然停留在80年代過渡期,以港人應多關心、多推動內地政治經濟發展為本,最終去年人大「八三一」普選框架決定,重創這種「民主回歸 關懷同胞」的傳統理念。

「血濃於水」是不論政治立場,上代港中兩地民眾典型交往出發點;可是在21世紀,港人生活質素雖然領先,但大陸人經濟發展迅速,消費力、科技發展急追香港,加上政治強權,兩地衝突隨之而起。港方年青人更普遍視對方為不同社群,「同胞」等稱謂早是貶詞,即使多辦交流活動,若不突破論述思維,只會藥石亂投,甚至適得其反。

撰文:民主黨中委 柴文瀚

(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