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六四x政改】青年團體籲聯署立場書:<毋忘六四 聲討屠夫政權 命運自主 重訂《基本法》> (02:47)

活躍於政改議題的本地青年組織「大專政改關注組」和「青年重奪未來」,昨在六四維園燭光晚會結束後遊行至中聯辦,並發起聯署立場書,題為:<毋忘六四 聲討屠夫政權 命運自主 重訂《基本法》>。參加遊行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和社會民主連線也加入聯署。

全文如下:

【「愛」火花】愛港之聲VS熱血公民。報道:http://bit.ly/1Q9lmrg#明報 #明報即時新聞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6月4日

89年春夏之交,北京學生及民眾無視戒嚴令,冒死上街爭取中國民主。那年,過百萬港人上街聲援學生,要求民主中國,不少時下富商高官亦譴責中共出動軍隊,要求撤銷戒嚴令。天安門群眾運動最後慘被中共血腥鎮壓,自此,港人每逢六四都聚集維園,聲討屠夫政權。然而,今我等遊行至中聯辦,除一再譴責中共屠城,要求釋放所有維權人士外,更是公開提出港人修憲,重訂《基本法》的主張,化悲慟為力量,轉悼念為抗爭,承接八九民運精神,推動香港社會改革。

97年以降,由《基本法》附件一產生的小圈子選舉特首,被賦予極大權力,實施行政主導,廢除市政局,剝奪港人地區自主權。賤賣公共資產,大搞私有化,興高鐵建大橋,盲目發展新界東北等,無不為中資港資財團籌謀。此外,又藉《基本法》附件二,利用功能組別操控立法會,取消集體談判權,制定公安惡法,阻撓立法會議員提出私人條例草案,使其立法權形同虛設,議會淪為橡皮圖章,港人充當權貴提款機。官商勾結,重富輕貧,我等為《基本法》所付出的代價實在磬竹難書。

中共於85年未得到港人同意前,單方面委任23名香港委員和36名大陸委員開展《基本法》起草工作。不少港方委員如包玉剛、霍英東及李嘉誠等都是富商巨賈,民主派委員僅有李柱銘及司徒華。中共與商界為確保既得利益,無視97雙普選的呼聲,更刪去公投決定是否普選特首及近似公民提名的倡議,堅決推行小圈子選舉。六四慘案後,起草工作一度停頓,期間更有人提出在《基本法》廿三條以外加入一條《顛覆法》箝制言論。90年,無經港人公投授權的《基本法》,反而在沒有港人代表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港人憲制權利及前途命運,由中共及華資財閥表決。

《基本法》廿三條的夢魘對港人來說依然猶有餘悸,若非五十萬港人上街抗爭,此法已成為中共追捕異見份子的利刃。四次釋法,壓制終審法院決定,摧毀法治,更在04年釋法恣意為政改加設兩步曲,以致今日產生《八‧三一人大決定》,強行為港人普選設下框架,設立特權委員會,推行假普選。中共多次操弄《基本法》,此法高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之信譽早已名存實亡。自中共欽點的梁振英上任及《白皮書》推出後,法治自由更岌岌可危。

《基本法》頒佈至今廿五年,港人的政治及經濟權利從來不受重視,一直以來,此法主要乃是確保權貴利益,統治者維持管治的維穩工具。早年,李柱銘、司徒華等曾公然焚燒《基本法》抗議,今我等特以來中聯辦火燒《基本法》,並非純粹重施故技,乃要向港人提出全民修憲,重訂《基本法》的目標,重新爭取港人平等的政治及經濟權利,改善港人生活。查實,全民制憲並非新事,由88、89年民間討論《基本法》時,已有人提出「港人代表大會」參與草擬《基本法》,後來由社運人士吳恭劭及劉山青成立的「全民制憲學會」更於99年提出成立「制憲大會」,民選制憲委員,再經公投通過新《基本法》。

曾在89年絕食的劉曉波發起《零八憲章》,要求中共修改憲法,保障人權自由,被中共重判11年監禁。六四屠殺不但沒有令這批民運鬥士退縮,反而不惜身陷牢獄,仍然堅持抗爭。我等今日同樣提出修憲,與大陸民運鬥士互相支援,共抗強權。否決政改方案後,我等倡議組織「修憲大會」,檢討《基本法》所有條文,廢除第四十五條確立的特權委員會,設立公民提名,取消功能組別。重訂《基本法》,普選制憲委員,公投確立港人的憲制權利,乃是如今維護香港自主必要之途。新法抗舊法,民意抗特權,全民修憲,重奪尊嚴,自主命運,掌握未來!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

發起團體:

大專政關

青年重奪未來

聯署團體: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社會民主連線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六四 政改決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