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教育家典範:喚醒全港家長】逃出「優質」教育 五小孩呂校長:村校是理想學習園地 (21:21)

在這個彈琴是常識、豎琴才算是樂器的年代,除非你家8歲孩子有演奏級水準,否則還是不要放在portfolio上「獻醜」!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的真人版校長呂麗紅,也曾經是這個荒謬教育制度下的「幫兇」之一。幾年前,她選擇了做教育「逃兵」,後來又決定重回前線作育英才,當有小學要在校園增建私人溜冰場,她說村校是「理想學習園地」;當開眼界的定義是到維也納聽音樂會,她帶學生到鄰村的酒樓學叫叉燒包、用不同國家的水果帶着學生「四處遊歷」。這位曾任教名校的過來人,不願再提供所謂的「優質」教育,她給孩子的是一個從人出發的基本教育。

名校任教生罪疚感 41歲一度退休

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取材自呂麗紅校長的真實故事,講述她6年前以4500元低薪,接任只有5名學生的元朗村校元岡幼稚園校長一職,並兼任校工、保母車司機、維修員等,解決了殺校危機。這種平實、富教育意味的片種,在香港一向不吃香,但《五》片引起極大迴響,除了劇情催淚外,最重要是喚起大家對教育的初衷。

日日報告學生進度 籠絡家長

很多老師也說,在香港教書,那團火很容易熄滅,對呂校長亦然,更令當年只得41歲的她決定提早退休。她曾任教基督堂幼稚園、弘志幼稚園等家長眼中的名校,回想在名校工作的日子,與其說是教育,其實更像一盤生意。幼稚園教育並不包括在本地免費教育內,因此要營運學校,學費佔着重要一環;而她收到的指令是「一個(學生)都不能少」。因此,為了籠絡家長,令「老闆」滿意,她每天大部分時間也花在教書以外的工作﹕撰寫學生進度報告,向家長分析、匯報,例如學生說了一句﹕The fish is dancing in the water,從中能看出學生運用想像力,用了動詞代表語言能力提升了;還有一連串必須以純正英語及北京腔普通話進行的講座,亦要精益求精,甚至睡覺時突然想起要多加一項說明於簡報表中,她便會從牀頭抓來一張紙巾,揉成紙球扔在地上,提醒自己翌日早上補回,「最初也會起牀處理,但這樣真的無法睡」,結果翌日整地都是紙球,比患上感冒還要壯烈。

語言「偽術」淡化孩子痛苦

「老師都只有24小時,這些工夫多了,給孩子、編排課程的時間就會少了。」即使教育變質,她意興闌珊,但仍在教育界撐了二十多年,直至她感到有罪惡感﹕隨着時代變遷,普通話變得重要,幼稚園劃分為國際部及普通話部,本地人當然爭着入國際部,這點不贅,但看似不太緊張的外國人則指定要入讀普通話部,好讓孩子將來進軍內地打理生意。呂校長說,她明知小朋友讀得痛苦,但當家長問及上課進度時,她將孩子的「焦慮」說成「有點緊張」,大玩語言「偽術」﹕「他們適應普通話班呀,能應付到的。」但心想﹕「只是他們上國際班會更開心。」「我很guilty,我幫不到小朋友,是我令他們留低的。」

呂麗紅對香港教育心灰意冷,一口氣將多年的自製教學筆記、天書丟掉,因為她不是想要暫別,而是要與教育界訣別,當時她甚至斷言﹕「我不會再踏足這一行,已不是我的初衷,不值得!」她心想,以國際幼稚園的主理人身分退休,真厲害;然而,即使到last day「榮休」,她都沒有舉杯慶祝,「其實我只是用外人認為風光的名銜,撐住自卑、愧對孩子的感覺,我氣自己的無力,悄悄對丈夫說:『真羨慕你,貢獻到最後一刻才退休,我?只是逃兵。』」她憶述往事時雙眼依然通紅。

這個「逃兵」很快就後悔把天書棄掉,因為兩年後她又重返教壇,來到元岡幼稚園,將窗門全生鏽、廁所淤塞、電話線都沒有的廢墟,打造成「理想學習園地」。「環境的確很破落,我只能作有限度的維修,但這裏有大自然,有樹、蝴蝶、小鳥,人數不多,不收學費,這不是很理想嗎?」她想將「理想學習園地」成為招生的口號,但仍有點遲疑,丈夫問她:「你是否會將最理想的給學生?」「是!」她便將此印在收生宣傳單張上。

理想教育=就地取材學生活

經歷過名校一役,她如何定義理想教育呢?她數的例子,全都是就地取材就能學到的生活技能﹕數落葉學數概;執木棉花煲涼茶,學中國文化;捲紙球鍛煉小肌肉;到附近酒樓,學國際美食之一點心,用點心紙認字,「燒賣」、「叉燒包」學「搵食」;了解水果產地,在地球儀上大開眼界;還有種植,與泥土接觸刺激感官。「有一次,我觀察到有兩個家境較好的新生,在田裏猶豫着是否要碰泥土,我還未開口,其他學生竟然鼓勵他們說﹕『無毒㗎,你掂啦,可以洗手㗎嘛。』」呂校長點滴在心頭,想不到教育的種子這麼快便萌芽;在她眼中,元岡幼稚園的學生都是愛探索、勇敢、親切的小豆芽。

K3識標點有邏輯 「夠啦!」

當然,要配合主流教育制度,替孩子裝備升讀小一,呂校長說,學校的課程「也很深」﹕「K3要寫謝謝醫生,很多筆畫的,星期一學寫『謝』字,星期二學寫『醫生』,進度良好的、又想到要多謝某人,例如郵差、廚師,可以問老師。」她說,學習應該由興趣引起,學生有感受,想對人表示謝意,自然有心機學,不是罰抄,也不需要學生準備小三程度的150字英文作文,「在這個階段,有逗號、句號,有邏輯,夠啦!」當然,學校現有64個學生,偶爾也會出現「直升機家長」擔心程度太淺,「我明白家長想要什麼,K3學懂乘數,多威水呀,但學生真的學懂了嗎?他們念口簧而已」。

她打趣道,孩子都不知道太空幾時才可以接觸到,與其學串寫astronaut,不如先學社交。她有一個印尼籍女學生,上學前未上過街,剛開始上學時,每天都哭,不吃東西,不上廁所,眾人都說她未適合上學,質疑她收錯學生,但呂麗紅堅持不放棄,經常陪在她身旁,給她安全感;採訪當日,女生慢慢走近陌生的記者身旁,還會微笑,呂校長激動地說﹕「她從前不會的!」在其他人眼中,女生仍比同齡小朋友落後,但校長說,每個學生都有個別性,只需與自己比較﹕「孩子學會與人溝通,建立健康人格,學習知識有多難呢?在講求終身學習的社會裏,怎會遲?」校長說,那女生足足哭了兩個月,「的確花了很多時間,否則什麼叫好的教育?」而這些是需要分析「The fish is dancing in the water」的老師,無法提供得到的。

不過,呂校長亦坦言,名校裏的確有很多「sharp醒」學生,他們有更多學習機會,知識豐富的程度,是會倒過來考問老師恐龍種類的英文;但當中他們所承受的壓力,卻不為外人道﹕她曾請學生選擇到喜歡的學習角玩,但他們緊張地掐手指,不知所措,皆因平日都是由大人安排節目的,「你的孩子是天才,恭喜你;但現實是,不是個個小朋友都是gifted」。

人人都想贏在起跑線?呂校長說,每人起步點不同,她更怕學生輸在終點線,「教育本來就是教學生如何生活,不是如何找份好工,不是走捷徑」,她希望家長能強化自己的心理質素,少些比較,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雖然這瘋癲的教育生態無法一時三刻有所改變,「但回想從前,我是個逃兵呢。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在這間6年前人人都說「今日唔執聽日執」的幼稚園裏,呂校長卻天天堅持﹕「今日唔得,聽日得!」結果,結出的是快樂堅實的小果子。

文﹕鍾家寶

 

【繼續辛辣!】辣媽CEO近日的言論,獲得網民讚同,但亦有許多質疑,她逐一回應!全文:http://bit.ly/1NatgcZ早前相關內容:【辣媽CEO張慧敏 :名校打造庸材!】http://bit.ly/1AbrXU3【如何對待...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2015年3月24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親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