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評論】柴文瀚:強人政治徹底落幕 接受蛻變社會事實 (14:21)

李光耀逝世的新聞覆蓋全球,特別是東亞各地,都在回顧這位跨越數代領導的鄰居,和當地的發展關係。當然,不少地方由60年代至今,已經歷多次政制、經濟及社會巨變,而新加坡卻只見生活水平及國際地位,比過往大幅提升,政治卻像毫無變化,開明家長式管治仍是主流,多年不變。

如亨廷頓等學者,在研究民主化理論時,都不免將經濟起飛加強社會聯繫,以及中產階級要求改革制度,保障自己改善社會等視為主因。80年代中,民主化浪潮席捲東亞,由菲律賓、緬甸、韓國及台灣等地開始,香港也出現長達30年的爭取運動,只是新加坡在相同的土壤,卻未能開花結果。

人民行動黨執政多年,過往的確也曾認定,只要經濟持續強勁,國家在世界地位提昇,國民在居住及日常生活不斷進步,有長遠發展大計,管治地位自然不受挑戰。可是,2011年國會大選,該黨得票率竟然只有約六成,歷屆最差,更首次失去「集選區」五個議席;在選舉造勢晚會上,反對黨比執政黨參與人數多出數倍;網上媒體戰中,更見洗版式針對如陳佩玲等被指傲慢的建制候選人的攻勢。

就在這次選舉後,新加坡的反對力量漸見成型,特別是政府不能再忽視網上媒體興起,成功突破政府長年控制傳媒的困局;同時,網上更成功令國民,特別是年青社群,極為關注中國移民及外勞等問題。社會既未能「同化」,反而原有多種族文化卻被逐步蠶食,人民行動黨理解到,問題並非單靠擴建樟宜國際機場,又或是伸延地鐵網絡,甚至打擊炒賣組屋活動可以解決。

反觀如韓、台、港等地,公民社會較為發達,甚至已成功政黨輪替的社會,新加坡已啟步趕上現代政治文化步閥。李光耀逝世,正如工人黨劉逞強在國會選說,反映大多數國民不分黨派,同表傷感,但更重要是強人政治正式落幕,新加坡社會將要接受社會蛻變的現實。執政黨有否能力應變,避免演化為世代惡鬥,反對黨又能否吸納反對力量,相信是未來十年重要課題。

當然,上述公民社會正在領先中的政府,朴正熙、蔣經國及麥理浩等政治強人早已落幕,特別是仍為半民主半獨裁的香港,當權者的思維,又會否更為落伍呢?

民主黨中委-柴文瀚

(作者點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