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傳媒人觀影記】《導火新聞線》 幾成真? 你所不知道的傳媒世界 (21:38)

瘋狂飛車飄移、撞車撞到一身血、忍受惡臭翻垃圾桶刮料、撕碎悲劇家庭的私人合照、帶牙刷在報館昏睡過夜、放蛇做臥底訪問殺人犯、違抗老總批示起義改頭版、枱底用新聞交換利益......

《導火新聞線》的情節,看得香港觀眾熱血沸騰之餘,有時可能會問:「哇!做記者有無咁博呀?」「乜記者咁人渣架?」「車!記者有無咁好人呀,做社工呀?」

其實,今次很多記者、編輯行家都忍不住看《導火新聞線》,想知道港視到底將這個行業拍成怎麼樣。當中,有幾分真幾分假?

先講飛車。電視劇中,《囧報》和《榴槤日報》的記者為了搶新聞,除了飛車之外,還故意加速撞對方,結果,敗方浴血送院收場,還要遭惡魔老總罵了一頓。

真實世界中,傳媒行內飛車最強的族群肯定是突發記者,每次坐他們的車落天橋時,經常會感受到過山車式離心力。筆者記得,多年前有新入行的記者搭上老師傅駕駛的突發車,才奔馳了沒多久,他已經想嘔吐,說:「X哥,唔得喇,我想嘔,可唔可以停車......」

從1990年代到2000年初期,是突發新聞的黃金時代,記者就好像蜘蛛俠一樣,每天瘋狂地截聽警方和消防的無線電通訊,獲取第一手新聞情報,一旦掌握地點,便鬥快飛車趕去。下了車,便是拔足狂奔。有一次,幾名突發記者沒命地狂奔趕現場,其中一人卻不小心踢到一件東西,低頭一看,原來是從案發現場飛出來的人體殘肢......

有時,記者趕現場時輸掉兩秒,來不及拍到關鍵瞬間,在報紙版面上隨時輸幾條街。於是,私家車不夠快,有些報館便大力發展電單車隊,務求在塞車時,能在車隙間繼續前進。當年便有些突發記者,上班時開公司車,休假時,到澳門落場賽車。

超速,當然是違法的。當年的突發記者何止超速?他們車廂中的扶手、每個角落掛滿了無線電機,每部機監聽一個分區的警察通訊。各區警察一起講話時,簡直是一首恐怖的交響樂。記者一手不斷伸手微調頻道,一手翻地圖找位置(有些老師傅是人肉地圖,街道全部記在腦中,準過電腦),一手打電話跟公司和行家聯絡,一手抄筆記,一手入棍波,一手轉呔盤。

在那個突發新聞的黃金時代,不時會有記者快過警察趕到現場的盛況。你或許會問,記者何來那麼多手?我不想多說,你自己想想吧......

這種瘋狂的作業環境、節奏,遲早會換來沉重代價。當年,懷疑被徐步高殺掉的警員梁承恩,佩槍被搶去。有突發老師傅聽到有這柄槍的最新下落和消息,立刻飛車趕現場,結果高速入彎時失控,翻了幾個轉,爆出一宗嚴重交通意外。

他被抬出來時已無知覺,送院搶救後,一直昏迷。同事、家人每日在他耳旁呼喚,直到很多天後,他才甦醒過來。有些不幸的記者,在交通意外中喪生,也曾經發生。

不過,電視劇中《囧報》和《榴槤日報》為了搶新聞,故意飛車追撞。這種事情,在現實世界中,筆者就從沒聽聞過了。因為一旦撞車,後果是不能凡人可以控制的,沒有記者會在採訪中故意尋死。

不過,隨著警察、消防轉用數碼通訊系統,老式的無線電截聽,已無用武之地。突發新聞從此迅速衰落,突發記者現在都寧願盡量遵守交通規則,飛車的場面,已經很少很少見到了。至於電視劇中的其他情節,下回再述。

文:歐陽鋒(一群傳媒人,不定期輪流投稿到各媒體平台,分享行內逸事)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