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隨筆】科主任蒲葦﹕外評規定一年三會 有一科只得一老師,於是… (19:26)

外評隊下學年就要不請自來,W校由上而下,正校本式、一體化地緊張起來。個別科頭更制定外評攻略,厚如DSE的參考書;甚至演練對答,像財政司長準備他的財政預算案。

每個學科,最少一年開三次會,交出三份會議紀錄,這是學校接受外評的基本常識吧。問題是,個別學科只得一個老師,如音樂、視藝或其他特別的選修科,如何自己跟自己開會?

為應付外評 開一人會議

沒有人願意答這樣的問題,總之,三份會議紀錄,是最基本的要求。政府規定學校,學校規定學科,學科規定他,最後,他也規定了他自己。

於是D老師在約定的日子,預定的地方和自己來一次久別重逢,來一次討論或談判,同時檢視過去和展望將來。

D老師既是科任老師也是科主任;既是主席,也是秘書。全體出席,沒人列席;他首先歡迎自己出席會議,然後詢問是否通過上次會議紀錄。天地沒有回應。任何活動總有美中不足的地方,應該還有不少進步的空間,例如,任教這一科的教師人數。

反正每項工作,都能累積經驗。結果他左手動議,右手和議,一致通過上次會議紀錄。

為了交差,一年內,和自己開了三次會。撇除交差,我們有沒有想過,很久沒有和自己開過會了。曾子所謂一日三省吾身,太克己也太沉重。我們逃避,倒不如以一年三省吾身作折衷,然後向自己交出三份會議紀錄。

話匣子打開,第一條問題﹕「為人謀,而不忠乎?」答﹕中上(九品給分法);第二條問題﹕「與朋友交,而不信乎?」答:中中(尚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第三條問題:「傳(傳授學業),不習乎?」答﹕中下(勞而少功,每有無力之感!)

一年三省吾身 有所得着

如果嫌上列問題太老土,一般人不容易做得到。那不妨轉轉形式,冲一杯咖啡,也問自己三條問題﹕「我快樂嗎?」、「我喜歡現在的工作嗎?」「我還有什麼未實踐的理想嗎?」然後把答案同時寫到心裏的會議紀錄。最好的會議紀錄,並非為了滿足他人,而是為了更好的完善自己。

自己作業自己檢討,最後在會議將近結束的時候,問自己有沒有其他事項。沒有?那不妨在檢討一欄之下,毅然寫上﹕我對得起自己,並且約定下次開會的日期。

歲月靜好,而我已經夠努力,那就在年度最後一次的會議紀錄加一欄備註﹕是年中吉,無大過,尚幸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展望來年,盡力而為,快樂是好。

一個人的會議紀錄,看似荒謬,不得不交,那就在一堆硬文字之中,加些軟浪漫,在約人與被約之外,不要忘記,還應該要自約,即使伴侶只有咖啡。

作者簡介﹕資深中學中文科科主任、教參書編者、作家。著作包括《新高中中文科必讀手冊》、《中文科文憑試活用筆記》等。

文﹕蒲葦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