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文敏質疑政府以民事訴訟執行公安問題 (19:31)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認為,申請禁制令本身屬民事性質,但政府似乎以民事訴訟去執行公眾安全的問題。

陳文敏出席一個論壇後表示,法院因應佔領發出的禁制令存在技術問題,法院要在緊急情況下,才能單方面發出臨時禁制令,但佔領行動已發生個多月,他質疑有何緊急。

陳文敏質疑,法庭需要解釋,為何要由兩個私人機構執行如此大規模的禁制令,甚至可能動用7千名警察。而政府則似乎利用民事訴訟,執行公安問題,但處理公安問題本應向律政司申請,法院卻指警方可協助執行禁制令,令兩者出現混淆。陳文敏認為,這些疑問要透過上訴解決。

陳文敏又說,法院考慮發出禁制令時,同時要了解申請人是否有能力和財力,執行禁制令。

根據司法機構執達事務組的規定,申請執行令狀的申請人,須繳付執行令狀的存檔費用、支付執達主任交通費的按金及護衛員費用按金,以8天服務為上限,無論執行令狀是否成功,每次所耗的執達主任開支及護衛員費用,均從按金中扣除,執行次數愈多,所耗費用便愈大。有需要時,申請人可能需要再次繳付按金。

(即時新聞)

 

(即時新聞)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政改與佔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