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評論】柴文瀚:佔領運動揭激烈世代之爭序幕 (10:26)

暫不論「佔領運動」對民主、民生及經濟影響,歷時甚久的拉鋸戰,實際上已為激烈的世代之爭揭開序幕。

按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分析,勉強覆蓋主導是次運動的學生社群,是「第四代港人」。由「佔領運動」前期部署,活動延續策略至整體抗爭方式,早跟原有「佔領中環」的「第二代港人」,即如「佔中三子」等倡議的南轅北轍。前者靈活多變之餘,甚至難見底牌,令各方不易掌握;後者所有大計幾近全部白紙黑字列明,進退也見清楚指引,甚至多以學術理論支持。然而,「佔領運動」至今各方仍算為大局盡力合作,的確難能可貴。

在社會發展路向、整體資源分配及解決問題方法上,「第四代港人」相信能透過是次民主運動經驗,逐漸培養出獨特文化,證明自己並非如部分上代人批評的自我中心,以及不關心社會。留守者按自己能力,自律地在駐紮範圍分工,打點場內由清潔、行人指揮或小型工程等大小事務,日後他們伙拍志同道合者,定必更加事半功倍。

相反,「第二代港人」甚至部分「第三代港人」,成長在劉兆佳提出的「功利家庭主義」主導年代,經歷戰爭及社會發展動盪時期後,傾向重視個人與家庭發展為本,如非必要只求安份守己,不會主動挑戰政府不足,跟「第四代港人」主流截然不同,最終變為世代矛盾主因。

另一方面,自殖民地末期起,教育理念逐漸改變,法治觀念由過往向「第二、三代人」灌輸的簡單不犯法,慢慢變為應否遵守法律,視乎法律是否公義,甚至政權是否有合法地位。基本理念不同,處事手法當然更難融合;再者,不少「第二、三代人」,在生活上仍未能迎合全面電腦化思維,經常誤當新一代沉醉電子玩樂,不了解日常事務大多只靠手機便可處理,溝通上易見分歧。

最實際問題如香港前景、樓價、薪金水平、社會地位等資源分配矛盾,新一代長期處於弱勢,單靠上代以經驗主義比較,更不可能令世代暢順溝通。由此可見,對比過往世代不同引起的糾紛,現有情況複雜得史無前例。

多項大學民調顯示,30歲以下及50歲以上被訪者,對「佔領運動」看法一面倒相反。從網上經常提及年歲差別,引起在家庭和社區的政見爭執,可見將來兩代在日常生活摩擦,應要付出更大體諒,力求觀點不同下仍可對事不對人。站在兩代中間的相對少數,也要發揮比較理解兩代的影響力,才能抵擋衝突有增無減趨勢。

撰文:民主黨中委柴文瀚

(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m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