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評論】范國威:東江水抵飲是彌天大話 (12:03)

黨的恩情,是宰向羊牯的刀: 

2006年開始,香港政府與廣東省當局協議以「統包總額」形式購入東江水,港府每年向廣東省當局支付一筆固定水費(水費逐年調升),強制購買每年8.2億立方米的東江水。若香港本地水源充足,無需輸入全部水量可以怎辦?對不起,不設退款。不能按需購水嗎?不能。為什麼?因為廣東省當局有利可圖。

根據港府與廣東省當局最新擬訂的東江水供水協議,水價將持續攀升,由2015年的42億2千多萬元,升至2017年的47億7千多萬。供港水價劇升已非近年之事,同樣供水量,水價由2006年的約25億開始驟升,至2017年升幅已近一倍。

對港供水貿易由中國國企「粵海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粵海)」承辦,根據資料,粵海於2013年對香港、深圳及東莞三地(稱作東深供水項目)的東江水供水量達18.17億立方米(香港2013年度實際輸入東江水6.11億立方米,比協議購水量少2億),總收入約49.34億,其中香港貢獻近37.4億,香港水價大幅拋離東莞及深圳。

粵海公司於2013年東深供水項目的稅前利潤近29億,超過總收入一半,堪稱暴利。既然東莞及深圳水費較平,成就此暴利者,香港功勞自然最大。稅前利潤為何物?這是表示該暴利由中央及粵海瓜分。而東江水佔香港食水總需求量的七至八成,是不折不扣的壟斷,這就是粵海能夠謀取暴利的問題根源。

海水化淡並非「抵飲」,而是「好抵飲」:

本人一直倡議港人港水,支持於香港興建海水化淡廠,提高本地食水供應的比例,制衡廣東省當局貪得無厭,也可在中共震怒懲罰香港時,保證香港食水的正常供應。終於,曾俊華今年提出於將軍澳籌劃興建海水化淡廠,但遲於2020年才正式投產,每年產量僅9000萬立方米食水,約佔本港全年食水需求九分之一。曾俊華更指出現時海水化淡成本已「大降」,約$12每立方米。

政府如今才倡議海水化淡已算後知後覺,但連海水化淡的確實成本,政府似乎亦未掌握得透徹。根據新加坡及以色列的經驗,海水化淡成本已能分別降至$4及$5每立方米,連粵海主席黃小峰於2014年股東大會上表示,香港海水化淡成本最便宜可做到$8每立方米。究竟曾俊華的$12每立方米的估算從何而來?真的不得而知。同時不可忽略的是,經淨化後的東江水於2013年時,每立方米成本高達$8.8。在海水化淡及東江水成本繼續此消彼長的情況下,但港府仍以東江水作為主要供水來源,用意何在?筆者實在費解。

因此,港人港水豈止政治訴求?也為港人錢包著想。

撰文: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

(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字詞﹕s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