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今日報章社評摘要 (09:42)

佔中行動踏入第三日,示威者佔領金鐘、中環、銅鑼灣及旺角街道,部分公共機構和服務受阻,今日各報社評均以佔中為題。

《明報》:衝突暫時平靜下來 官民應搭建下台階

佔中集會經過一夜狂飈之後,政府和警方昨日採取較低姿態,緊張對峙局面稍為緩和,不過,整個運動於組織結構已經起了變化,顯得群龍無首,使尋求解決之道更加困難,出現突發事故的風險增加。在各方稍為冷靜下來的情况下,佔中三子宜嘗試統合佔領行動,以有利於與當局談判,解決問題;政府亦應該積極與集會領導者、政黨等對話商討,尋求妥協,優先解決示威者佔據路面的問題,恢復社會和交通秩序,因為一旦拖延下去,中西區及灣仔等學生上課持續受影響,上班族也可能開始滋生不滿情緒。

目前的景况,政改爭議兩方實際上都需要下台階,才有望達成妥協。今次政改,演變至對抗、對峙局面,乃從未有過實質具體商討的結果,主因是雙方各持己見,從不易位思考,了解對方的關注和憂慮。事已至此,期望各方汲取教訓,勿再重蹈覆轍,大家都應易地而處,各退一步,就會發現還有迴旋空間,而非必然走上對抗衝突、兩敗俱傷之路。

《蘋果日報》:梁振英下台是解困局的開始

梁振英推銷政改的手段,梁振英鎮壓市民的手段,再度激發「梁振英下台」的聲浪。這次不只是針對他個人,要他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引咎辭職,更是針對香港的未來,要北京相信港人會為自己的未來負責、願為自己的未來負責。梁振英下台,是解開香港困局的開始,是平息民怨的必要條件,是中港兩地重建互信橋樑的基礎。

《星島日報》:治安須維持 防不法者伺機搗亂

在這次大規模的群眾街頭運動中,升斗市民同受影響,港島中西區和灣仔的中小學全面停課,由於不少巴士綫因為馬路被「佔領」而停駛或改道,不少學生上下課和市民上下班都受影響。去年曼谷街頭運動持續,旅遊業大受打擊,經濟民生至今未能復原。本港不要重蹈曼谷的覆轍,要避免出現如當地兩派政見陣營示威者對峙的局面,這需要不同陣營的領袖約束支持者避免街頭對峙,同時要確保不讓不法分子乘機滋事,這方面示威者與警方都有責任。

由於警方對集會群眾施放催淚彈,他們與警方對立的情緒,大幅擴散,示威者用不少難聽的言詞辱罵現場警員,連警員搭港鐵馳赴現場增援,都有同車乘客罵「可恥」。

佔中發起人提出的守則,包括不要侮辱前線警員,要體諒他們只是執行任務;可惜,不少示威者對此已充耳不聞。一旦示威出現亂局,仍然要靠警隊來維持秩序,沒有人認為示威糾察有足夠能力防止騷亂。

《香港經濟日報》:佔中莫再鬥硬 務實方有出路

港府嘗試伸出橄欖枝,正好為僵局解套帶來一絲曙光。惟港府若願退一步,示威者亦應正面回應。示威者提出的訴求,如要求特首等高官下台、全國人大撤回政改決定等,叫價極高,現實上恐根本沒談判空間。示威者藉街頭行動表達訴求,更要務實謀求折衷,莫一味企硬,應爭取與港府對話機會,藉理性溝通緩和激烈對抗氣氛,搭建各方皆接受的下台階,讓佔中和平退場。示威者必須明白,若佔領行動曠日持久,令交通與各行業續陷癱瘓,將挑戰公眾的容忍限度。畢竟抗爭行動雖取得社會支持,惟普遍市民亦盼日常作息可盡快回復正常、讓學生可重返校園學習。示威者應尊重大多數市民希望社會穩定的基本要求,長期佔領並非長遠計。

《大公報》:全港市民絕不支持違法「佔中」暴亂

警方在行動中使用的武力,是否必要、是否恰當,不能看表面、更不能光以某一項數量來評估。參與「佔中」行動的學生和市民,當然是「手無寸鐵」,在全副武裝的執法人員、防暴警察面前,他們真的看似很弱小、很可憐。但事情實質果真如此嗎?事實是,參與者貌似平和、無力,但他們參與的是未經申請及批准的非法集會、幹的是搶奪「鐵馬」「水馬」、佔據和堵塞馬路行車線等違法行為,而且帶備抵擋噴霧的雨傘、雨衣、膠紙和眼罩等物,明顯是有備而來,就是要衝擊、要突圍,就是要和執法警員「狠狠幹上一場」。他們在現場東奔西突,被驅散後迅速又重新集結,繼續挑釁警方和堵路,說他們善良怕事、是弱者,有人信嗎?

因此,把暴力衝擊與警員履行職務混為一談,是絕對荒謬的;前者違法、後者執法;前者破壞社會秩序、後者維護社會治安,兩者又豈可等量齊觀?更何來什麼「過度武力」和「以強凌弱」?

《文匯報》社論:絕不可向脅迫退讓 中央堅定挺梁

梁振英在香港惡劣的政治生態下當選特首,履任以來面對各種政治逆流洶湧,有理有利有節沉着應對,並在眾多突發事件接踵而至的情況下,臨危不亂,逢大事有靜氣,魄力內斂而處事果斷,有原則而又講究政治技巧。這使反對派和外國反華勢力的種種計劃和行動不能得逞。因此反對派已多次掀起「倒梁」歪風。例如,去年梁振英以極高的政治智慧出色處理斯諾登事件,有力地維護了香港法治基石、國家利益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利益,美國反華勢力氣急敗壞,操縱香港反對派發起「倒梁」風潮。由於中央堅定「挺梁」,那次「倒梁」歪風遭到了可恥的失敗。

面對反對派多次掀起「倒梁」歪風,中央一再作出全力「挺梁」的表態,顯示了中央高度信任和全力支持梁振英,充分肯定和支持梁振英與時俱進、穩中求變的政綱,充分肯定和支持梁振英沉著應對各種政治逆流。「佔中」搞手悍然發動違法「佔中」行動,狂妄要求撤回人大決定,高呼「梁振英下台」口號。中央堅定「挺梁」,這次「倒梁」歪風也必然遭到可恥失敗。社會各界要堅定不移「挺梁」,精誠團結,和衷共濟,支持梁振英和特區政府克服各種困難和挑戰,開拓香港新的發展局面。

《成報》:衝擊民生「佔中」招怨 人大決定法律權威

「佔中」造成的動盪,是基於有人對基本法認知的不足。「佔領中環」啟動後,「佔中」人士提出要求「公民提名」,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立即撤回8月31日「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改的決定」。這是對法律的挑戰,需要明白,全國人大的決定具有不可動搖的法律地位和有效性。

香港政制發展必須透過理性辯論,情緒化的表現只會令政制原地踏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是香港政改的方向文獻,全港市民有必要以此為依據,推動第二階段的政改諮詢,理性務實,凝聚共識,才是踏踏實實推動香港民主化進程的有效途徑。

《新報》:佔中堵鬧市 經濟短期有影響

香港作為一個經濟城市,也許大家更為關心的,是「佔領」如果繼續下去,不合作運動如果大搞下去,會否影響到香港的經濟呢?

首先從金融的層面去看,今日香港的股市,大部份的市值,以及許多的成交量,都和本地經濟無關,所以,本地的任何政治動亂,當然也會影響到股市,但卻不是決定性的。再說,在「滬港通」推行了之後,買賣股票的本地人的數量比例,也將會進一步下跌,反而是內地股民,才將會是香港股市的主力。

至於外資,則在當年中國的「六四事件」之後,一度撤資,但很快忘記這樁事件,又再把資金投進中國;如今香港只是區區的「小風波」,那又怎會嚇跑外資呢?頂多只是撤退幾個月,便又回來了。

此外,在現代社會的金融經濟,絕大部份是虛擬交易,透過網絡進行,根本不涉及實體。即使「佔領」,恐怕對於金融經濟影響不大。

(綜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