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

假作真時真亦假 無為有處有還無 ——回歸27年民心、「愛意」和「敵情」的轉變(文:劉銳紹) (09:00)

時局在變,心態也變。上周談了香港回歸27年來官方的漸變與突變,本周不妨看看普羅大眾、新舊建制人士及「敵人」的近年轉變,從而帶出一個問題:心態轉變將影響行動,官方應如何看待這些「變」?怎樣準確尋找可依託的力量?况且,很多「變」要看得通透、辨其虛實,否則就像《紅樓夢》的妙句「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最後把自己騙入夢中。

先旨聲明:以下觀點沒有統計數字,無從量化,但有一定代表性。這裏只作概括表述,既有實例,也有政治心理學角度,希望由微知著,各方擇善而從。

(1)普羅大眾進入「無感時代」

──所謂「無感時代」,乃指市民對官方和宣傳機器的說話、政策,已產生免疫力甚至絕緣,毫無感覺;與自己切身利害有關的,多一點關心,否則充耳不聞。市民從新媒體獲取信息(包括民生和消閒的),已逐步取代官方渠道和傳統媒體。不少朋友用戲謔的語氣對我說:「香港還有電視台嗎?」即使是新媒體,也會出現兩極走向;對官話的內容,尤其如此。

更有甚者,市民的「無感」顯示對官方已不存幻想,對自己過去的努力也不再存幻想。這種「心死」才值得注意。

──「無感」的表面原因很簡單,因市民只能順其自然;此時此刻,平靜過日,不問世事更好。所以,按照自己興趣和能力適度吃喝玩樂,或安心靜修,最為普遍。但這也有另一種潛意識。即使北上消費,既有內地優越和自己選擇的原因,也有對官方政策不悅的因素。例如「盛事之都」變成「盛事疲勞」,甚至積累了「當局已把內地利益凌駕香港利益」的情緒。不喜歡到內地的,乾脆到外國去,這就是對官方的指向和行動毫無感覺、不想服膺的自主行為。這不是挑起不滿,而是一種近年發展起來的實際民情,不宜忽略。

──市民有這種潛在的反感和反彈情緒,因近年的傷痕還未撫平,不會按官方「由治及興」的計劃而消減,反而會因為不斷失去公民權利而繼續潛伏。市民認同「由亂到治」,願意共探因果,惟不會感到昔日參與合法的遊行有錯。眼前的靜止不等於接受現狀,於是大家平心靜氣過日子,也在等日子。

(2)新舊建制的「愛意」最複雜

──近年來建制人士也逐漸出現新舊之分,他們都有追隨和支持官方政策之意,但也有「愛意濃淡」、純度和形式不同之別。外界一般印象是:新建制比舊建制「更愛官方、更精忠」,意見更切合(或迎合)官方需要,實質比上級和內地人士更「左」。

有舊建制人士對我說,以前他們對上級的指示有兩點態度:若政策有錯,他們會嘗試勸諫,即使無效果,執行時也不會做「加碼派」,以免效果更差;此外,不會「以身相許」,拚命向上級提出火速達到目的、急就章但欠周詳的方法。可惜如今在某些事情上,證明新建制「對了」,舊建制靠邊站。

──最近有兩個值得注意的事例。新建制對舊建制的不滿已逐漸浮面,說:「你們還停留在40多年前?時移世易,就得跟上形勢。」舊建制說:「適應新形勢和新常態,也要着重能否興利除弊。」新建制斬釘截鐵說:「只要相信好,就是好。」換言之,「相信」是必要,冷靜分析利弊是其次。

另一個例子是,新建制在內部批評鄧小平的聲音愈來愈多和普遍,而且愈來愈具體和「有深度」,例如指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的寬鬆程度太大了」,而且「漏洞太多,讓人有機可乘」。言下之意就是令他們今天「執行困難」,所以不合時宜,要修改。

毋庸置疑,官方至今仍肯定鄧小平和一國兩制的方向,但上述意見分歧過去不會浮面,如今成為爭辯,到底是新舊建制的想法和利益矛盾?還是「新歡舊愛」對上級意旨的理解不同?「示愛方式」不同?看誰能滿足上級需要和幫助解決問題?這些都不是我們凡夫俗子可以理會和理解的了。

──令舊建制派更憂慮的是,近年有一些事例顯示,新建制派所提的建議是他們自己也不相信可行或有效的;他們只相信「假作真時真亦假」,情話多說就是真。他們強迫自己相信,也希望權力來源相信。最近,「輕量級」的建議例如:對為外國媒體服務的留港本地居民,應加大壓力,使他們知難而退;極端的建議例如:在3次或5次選舉中無投票的選民(證明他們「不重視選民權利」),可以取消其資格,這樣就可提高投票率、當選人得票率和認受性了。幸好,這種意見只是一家之言,至今未得到重視,惟也反映投其所好的傾向,必須警惕。

──面對如此情况,關鍵是擁有權力的官方怎樣分辨「愛意」?到底是「共赴巫山的真愛」?還是一起服下甜蜜毒藥的飲鴆止渴?一切都在能否理智取捨之間。從近期官方言論可見,理智仍可保持。例如北京和香港均強調必須維持及用好普通法、保持國際優勢、做好內外聯通,這些都有利「由治及興」。在此基礎上,努力防止「假作真時真亦假」的「愛意」,還要用言行(內部的也好,公開的更好)教訓這些「愛人」不要自作聰明,才能遏制阿諛奉承的歪風。

(3)「內敵」「外敵」的不同選擇

──在官方眼中,「內敵」主要是「不聽話的泛民人物、破壞和滋事分子」。其實,這些人近年已沉寂下來,即使有不同意見,但不會構成威脅。必須認識的是,這些人沉寂下來,不是因為「被壓平、打扁」,而是根據主流民意,一面堅持立場、穩守初心,一面安靜思考、尋找新方向。官方不宜只從鬥爭思維看問題,否則只會把一國兩制的活路堵死。

所謂「無為有處有還無」,放在今天,可以解讀為:本來可以無為而治(像2003年前的形勢),從「無為」中取得「有處」(成果);倘事事都要自己擁有,到頭來卻是「有還無」。對大局有何好處呢?

──「外敵」則不言而喻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也。不過在提高警惕的同時,必須看清內裏乾坤。美英等國歷來只重香港經濟利益,當它們用其他方法不能有效時,就會退而求其次。當年英國與中國處理香港「九七」問題時,首先提出「三條條約有效」論,但後來不是節節後退嗎?如今中美在香港角力,美國駐港前總領事史墨客從美國利益出發,建議美國不能把香港與內地等同視之,應維持香港駐美經貿辦,因為香港仍遠較內地自由(詳見《明報》昨日「聞風筆動」專欄)。所以,未來值得觀察和努力尋找切入點,把中美關係穩定下來。

──更高明的是,無論是「內敵」或「外敵」的意見,也可以審慎思考、因勢利導,至少內部處理如是。取其善處,比「假作真時真亦假」的「綿綿愛語」更有實效哩!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