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

伊朗新領袖下的外交政策(文:Emil Avdaliani) (09:00)

5月19日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和該國的其他高級官員不幸離世,被視為是對伊朗及其領導層的重大考驗,尤其是這宗事故發生於該國外交政策進入了一個全新的、質變的時期(qualitatively different period)。

伊朗以色列競爭  踏入更危險階段

與以色列及其盟友(例如美國、部分歐洲國家)的緊張關係加劇,對德黑蘭和它的未來領導層造成了重大困境。對不在意的讀者來說,這並非新鮮事;但最近中東的動態顯示,伊朗與猶太國家之間的競爭,已踏入更為危險的階段。

隨着今年4月以色列攻擊伊朗在敘利亞大馬士革的外交設施,其後伊朗對以色列本土發動大規模報復襲擊,德黑蘭與特拉維夫已經走出了幾十年來雙方一直進行的傳統影子戰爭(traditional shadowy war)——兩國都明白遊戲規則及紅線所在,特拉維夫或德黑蘭都沒有試圖直接攻擊對方領土。

然而,現在遊戲規則已經改變,暗中的較勁演變成公開對抗(the shadowy rivalry evolved into an open confrontation)。因此,伊朗新領導層的主要困境,將是如何應對中東日益加劇的不穩定性:這種局勢或會輕易失控,而伊朗外交政策的一個主要原則——遏制美國,可能會因為華府對衝突的潛在介入而被輕易逆轉。在一段時間內,以色列與伊朗在今年4月重新建立的威懾(deterrence)將會維持,因為德黑蘭目前對於更廣泛的地區動盪不感興趣。

中東局勢升溫  料伊朗延續強硬路線

萊希死後,在伊朗內政和外交政策中盛行的強硬信條,可能會延續下去。該國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li Khamenei)及他的親信,將繼續是主要的路線制定者(course-setter)。

在加沙戰爭及伊朗的區域代理人所得的支持不斷增加、中東緊張局勢愈趨升溫的環境裏,該國在區域和國際層面,就如在內政層面一樣,將嘗試避免顯現軟弱迹象。其最終目標,將是確保伊斯蘭共和國的長存。

無論下一任伊朗總統是誰,德黑蘭都會繼續盡力控制伊拉克——後者是作為通往敘利亞、最終去到黎巴嫩和地中海世界的橋樑。真主黨及其他伊朗所支持的組織,將持續向以色列施壓;惟根據在德黑蘭的普遍想法,那不會外溢成為重大戰火。

不過,這並不保證排除一場重大衝突的可能。畢竟,大範圍的軍備競賽可能會加速推進,其中以色列和伊朗將特別關注無人機、導彈及反導彈技術的發展。在可能意識到自己無法趕上以色列水平的情况下,伊朗有機會動用其主要籌碼——完成它的核計劃。而這反過來,又會驅使其他強權(例如沙特阿拉伯)有需要得到它們的核能力(nuclear capabilities)。

伊俄聯繫  或持續擴大

不論誰人擔任伊朗下一任總統,該國都將繼續致力阻礙沙特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後者也跟利雅得與華府之間的緊密安全協議有關連。伊朗會反對這種情况,但除非以色列跟其他伊朗所支持的組織爆發大戰,否則它是無能為力的。

伊朗外交政策中的另一個關鍵元素,將是它與俄羅斯的關係,那有可能進一步擴大——這從過去幾年的趨勢可以觀察到,尤其是在烏克蘭的戰爭發生之後。莫斯科對雙方的密切聯繫也感興趣。從俄羅斯北部港口及該國腹地主要城市通往伊朗南部的國際南北運輸走廊(International North-South Transport Corridor),是過去兩年裏,兩國合作的重大地緣政治計劃。

對俄方來說,那是為了將其貿易從西方重新轉向亞洲和中東;對伊朗而言,則是為了打破該國幾十年來承受國際(基本上是西方)制裁下的經濟孤立。因此,好處是巨大的,而且是雙向的。這意味着無論誰在莫斯科或德黑蘭掌權,俄國與伊朗的聯繫都可能會持續擴大。

(編者按:文章原文為英文,由本報翻譯成中文;原文可參閱「明報新聞網」觀點頁面)

作者是格魯吉亞歐洲大學國際關係教授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