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

AI國際政治與中美關係 ——對立、武器化和失控(文:黃偉豪) (09:00)

愛因斯坦有以下名言:「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將以什麼武器進行,但第四次世界大戰將以棍棒和石頭來作戰。(I don't know with which weapons World War III will be fought, but World War IV will be fought with sticks and stones.)」在這AI(人工智能)急劇發展的年代,對於愛因斯坦的疑問,我們應該有了一個肯定的答案——第三次世界大戰將以AI作為武器相鬥。很多人想得太遠,擔心AI變得過分聰明,從而使人類滅絕;但最迫在眉睫的威脅,是AI成為國際政治上的爭霸工具,甚至被武器化,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使用。

完善AI管治  刻不容緩

即使是對於AI科技感到最樂觀的人來說,AI對人類的未來也有兩面:一方面是帶來無窮利益與機會,但另一方面卻可能造成極大危機和風險。因此,國際社會近年出現了很多有關「AI管治」(AI governance)的討論。

「AI管治」是指為確保負責任且合乎道德地使用AI技術而制定的原則、框架和政策,它涉及對AI系統的監管和監督,以確保其開發、部署和使用符合社會價值觀、尊重人權,並最大限度地減少潛在風險和危害。

從AI技術的發展角度來說,AI管治能夠愈早完善便愈好。AI的技術發展,大約可以分為3個階段:第一是「狹窄AI」(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或ANI),即是AI只有在某些工作上做得比人類好;第二階段是「通用AI」(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或AGI),即是AI的能力跟人類完全一樣,在任何工作上皆可與人類媲美;最後一個階段是「超級AI」(artificial super intelligence,或ASI),AI的能力已全方位超越人類。

目前的AI科技,仍然是處於第一個「狹窄AI」階段,但已引起了社會上很多顧慮和爭議。可想而知,若我們步入第二個階段「通用AI」,AI對社會造成的震撼與迴響,便會更加嚴重。所以,有效的AI管治是愈早愈好、愈快愈好。

AI武器化  已是公開秘密

不過,即使我們仍然是處AI發展的第一個階段,但將AI武器化、把AI用於戰場上,已成為了一個公開秘密。今年6月中在意大利舉行的G7(七國集團)會議,教宗方濟各破天荒參與,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參加G7會議的教宗。在會議上,教宗所關心的重要議題之一,正正是AI被武器化。可是他主要討論的是「致命自主武器系統」(lethal autonomous weapons systems,或LAWS)引發的道德問題,即是AI在沒有得到人類允許之下,去自主傷害其他人類甚至奪去其生命。

雖然LAWS仍未被正式使用,但使用AI在戰場上幫助殺人,已經成為一個事實。其中一個例子,便是用AI技術幫助軍用無人機處理數據、分析戰場情况、盡快制訂作戰策略,及找到攻擊目標,使無人機成為更加具有威脅和更有效率的殺人武器。即使最後做攻擊決定的是人類而不是AI,但這並不能顯著減低AI對人類帶來的傷害。在俄烏戰場上,無人機便是主要的攻擊武器。

如果將來台海發生戰爭,相信無人機也會在戰場上擔當重要角色,成為現代戰爭不可或缺的工具。而在最新一次美國售賣武器給予台灣的清單上,也加入了超過1000架無人機,包括在烏克蘭戰場上曾經使用的自殺式無人機。

在AI有可能對人類共同命運造成威脅的時代,做好AI管治,是一件刻不容緩的事。但面對國際局勢緊張、中美關係愈趨對立的時候,AI管治自然面對愈來愈多困難和挑戰,日漸變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造成以上情况的背後原因很簡單——做好AI管治,必要得到全球各國特別是AI發展大國的合作,各自做好本分,遵守承諾,不得把AI用在邪惡的用途上,包括不利用AI開發對人類有殲滅性結果的武器,以減低對人類的威脅。

二戰歷史或重演

可是,在一個各國充滿競爭和計算,甚至有機會爆發戰爭的國際形勢裏,各國不但不會合作,甚至加強自己國家的實力,包括軍隊的實力,而且在AI管治上針鋒相對、背道而馳,情况一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與德國的陣營各自發展核武器,最後原子彈便是因為這個國際形勢而誕生,造成無可逆轉的惡果。不幸地,同樣的情况有可能歷史重演,促使AI變成各國爭霸的戰爭武器和殺人工具。

在目前中美關係緊張和日益對抗的形勢下,由於雙方也是AI的發展大國,擁有AI最尖端科技,也形成了一個誰能夠掌握AI最新技術,誰便能掌握天下大局的趨勢。

筆者最近在一個有關數碼政府和管治的國際會議上,發表了一篇學術論文(註),比較中國大陸與台灣的AI發展及策略。文章透過分析兩者官方AI文件的內容,得到的結果是,跟台灣不同,中國大陸除了使用AI發展經濟和改善內部管治之外,也十分強調透過AI加強自己的國家實力,以成為超級大國。其實早在2017年,大陸國務院便發表了一份名為《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文件,公開訂立一個宏大目標,要在2030年把中國大陸變成全球AI創新大國。

世界趨陣營化  AI易失控

中美雙方也努力成為全球AI的領袖,統領其他國家。在歐美陣營中,組織了名為「人工智能安全高峰會」(AI Safety Summit),第一次會議於去年11月英國舉行,今年5月在韓國首爾召開第二次會議。這個高峰會的缺陷是,包括傾向是富裕和發展國家的俱樂部,而且經歷兩次會議,也未能夠達至任何具約束性的共識。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美國作為一個AI發展大國,並不想AI的發展被約束。中國也在2023年發表了《全球人工智能治理倡議》文件,希望在歐美模式之外,建立另一條道路和選擇。

在中美關係由合作轉向競爭下,AI被利用作非和平用途的機會便愈大。目前人類真正要擔心的,不是AI「覺醒」、有獨立於人類的思考,而是AI被人類利用作戰爭工具。在世界走向兩大陣營的時代裏,要在AI管治上達到全人類的共識,便愈是困難;AI的發展,也愈容易失控。

註:Wilson Wong, Natalie Wai-Man Wong, and Charles Hinnant. 2024. Adoption without Transformation: AI and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 China and Taiwan. In Proceedings of the 25th Annual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Digital Government Research (dg.o '24). 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 New York, NY, USA, 807-814.

作者是美國史丹福大學行為科學高等研究中心院士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